您的位置:  »  首页  »  人妻偷情  »  傷了手的離了婚女鄰居叫他為她洗澡 ( 壹萬陸仟字 )本站 域名www.2XBXB.com
傷了手的離了婚女鄰居叫他為她洗澡 ( 壹萬陸仟字 )
方志剛和他的新婚太太是住在澳門新橋區的一座兩夥、一梯的舊式樓裡,對面住著的是他的好友林浩然夫婦,這兩對夫婦都是未育有小孩,而他們本來是間斷地有一些交往的,但是最近因為林浩然夫婦在感情上有些問,並似鬧著離婚。因此這兩個家庭就少了交往的活動。

一個晚上,方志剛的太太在電話告訴方志剛她的公司需要加班到很晚,於是方志剛在下班了後和同事小酌幾杯後悠閒地回家。當方志剛洗完了澡後,他隨意地穿了件短褲,吹著空調躺在沙發上看電視。

忽然,方志剛被樓道中一陣清脆的高跟皮鞋聲吸引了,高跟皮鞋的響動在方志剛的隔壁停止了,接著是一陣稀裡、嘩啦的掏鑰匙的聲音。

方志剛心中一陣莫名的激動,他的腦海竟然是想到:「噢!一定是對門浩然的老婆,嗯!她在幹甚麼呢?會不會像他一樣回家就洗澡呢?嘿嘿,她會穿甚麼樣的內衣呢!」  

大約有十分鐘,方志剛家的門鈴突然響了,於是,方志剛大聲的問:「誰呀?」

就是鐘欣儀的聲音說:「我是林太太。又需要你幫忙了!」

「嘿!就不能找個新鮮的藉口。」雖然方志剛的心裡是這想著,但是他的嘴上還是馬上的應著說:「又咋了嫂子?」

鐘欣儀有些著急的樣子說:「你過來一下就知道了,快點嘛!」

方志剛說:「哦,知道了,馬上過來!」

方志剛的小弟弟不禁一熱,他的心中忽然的想到:「莫非今天真的有豔遇?管他那麼多呢,看看再說。」

於是,方志剛連忙起了身,他也沒有另換衣服,就穿著短褲、光著膀子出了門。鐘欣儀給方志剛留著門,方志剛閃身進去,他隨手的把大門關上,他感到屋裡挺清涼,燈光很柔和,客廳的電視是開著的。

鐘欣儀正在廚房忙碌著,餐廳的小桌上擺著幾樣小菜,兩隻玻璃高腳杯和一瓶紅酒放在一邊。

鐘欣儀說:「啊!弟弟來了,還很難請呢。」

方志剛走到了廚房說:「喲,嫂子,我這不來了嗎,你在幹怎麼呢?」

鐘欣儀說:「沒怎麼,好了。」

方志剛說:「還沒吃飯呐,有怎麼需要幹的,嫂子請說!」

方志剛走近鐘欣儀,原來鐘欣儀回來工裝還沒換,方志剛注意到鐘欣儀的左手纏著繃帶。

方志剛走到了廚房說:「喲,嫂子你的手怎麼了?」

鐘欣儀說:「沒啥,只是玻璃劃了一下!」

方志剛說:「噢!你自己一個人吃飯也準備這麼複雜?」

鐘欣儀說:「還不是因為你!」

方志剛說:「我?」

鐘欣儀說:「啊!你忘了,姐姐說過的,要慰勞、慰勞你嘛!」

方志剛說:「不用,太客氣了!」

方志剛馬上想起,他有一次方志剛為鐘欣儀的廚房修理水製時,他一不小心弄傷了手指。

鐘欣儀說:「十滴血啊,姐姐享用了你那麼多,還不該犒勞你?」

方志剛說:「我!」

鐘欣儀說:「我怎麼呀,坐吧!」

鐘欣儀一手端著菜,一手很隨意地拍拍方志剛的後背,示意方志剛坐下。然後鐘欣儀坐在了方志剛對面。

鐘欣儀倒是落落大方,給他倆各倒了一杯酒,然後端起自己的,向方志剛舉杯說:「來,喝一杯!」

方志剛連忙端起杯說:「謝謝嫂子。」

「叮!」一聲清脆的響。

鐘欣儀說:「別再叫我嫂子了,就叫我姐姐吧!我和那個死鬼已經沒有關係了,我們就論我們自己的!」

鐘欣儀一口就把酒喝了下去,方志剛沒有喝完,他看著鐘欣儀,知道鐘欣儀還有話講。

鐘欣儀一邊給自己倒酒,一邊說:「我恨那個傢夥!外邊有女人,他不要我了!」

方志剛不知道該怎樣勸她,他只有說:「呃!這個!感情這事!沒法說!」

鐘欣儀情緒有些激動的說:「沒所謂,誰離了誰也能活不是?就是啊,有些時候,沒有男人有些難受!」

方志剛沉默的想到:「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讓一個如狼的女人沒有男人,這種感覺肯定不爽!

鐘欣儀說:「還好,弟弟你幫了姐姐一下啊!」

方志剛繼續沉默没說話,鐘欣儀向方志剛一舉杯,再次一飲而盡,然後說:「你的味道比他的好吃多了!哈哈!」

方志剛說:「嫂子!啊不!姐姐!你喝多了。」

鐘欣儀說:「沒有,我清醒的很,知道為甚麼今天要你陪姐姐喝酒?」

鐘欣儀斜著眼睛看著方志剛,令方志剛似乎要噴血般的感覺,他只是搖了搖頭。

鐘欣儀說:「今天是姐姐我三十歲的生日!」

方志剛連忙舉杯,把酒一口喝下,然後說:「啊?是嗎,姐姐生日快樂!你可千萬別亁啊!」

鐘欣儀說:「謝謝!」

鐘欣儀舉杯,她只是小抿一口,方志剛突然注意到,鐘欣儀今天的口紅,是豔麗的鮮紅色,她的身上淡淡的香粉味混著悠悠的酒香,有一種曖昧的味道。鐘欣儀工裝的上衣領口很低,伏在餐桌上,深深的乳溝顯露著,方志剛的下體突然一熱。

鐘欣儀說:「早想和弟弟你聊聊,今天因為傷了手,能夠早回來,所以要請你!」

方志剛注意到,整個手掌有一半被繃帶纏著,顯然傷的是手指,而且,傷的不輕。

方志剛說:「怎麼傷到的?」

鐘欣儀說:「還不是那該死的櫃檯,也怪方志剛自己不小心。」

方志剛說:「姐姐傷了手還要給我做吃的,真是不好意思。」

鐘欣儀的臉一紅,有些扭捏了說:「別忙說不好意思,姐姐一會真有事要你幫忙呢!」

方志剛也有些感動的說:「要幹甚麼,你盡快說吧,絕對不說二話!」

鐘欣儀如少女般害羞地低下頭,粉面通紅的說:「幫我!洗澡!」

「啊!這!」方志剛突然語塞,他的大腦一陣轟響,他的心裡想著:「噢!幫女人洗澡,這玩意他只有和他老婆有過的經歷呢!」

鐘欣儀抬起頭,含情脈脈地看著方志剛的問:「有睏難麼!」

方志剛說:「不!睏難!」

方志剛的下體馬上一陣、一陣的熱流不停地湧動。似乎,他倆都想到了要發生甚麼,氣氛有些淫亂的感覺。

鐘欣儀整整頭緒,重新找回節奏的說:「好的,先謝謝弟弟了,我不會亂來的,我們喝酒!」

方志剛也放開了的說:「喝酒,敬姐姐,姐姐生日快樂!」

於是,他們不再聊這個話題,只是喝酒,聊一些無關痛癢的事情。不知不覺間,時鐘走到了九點,一瓶紅酒喝完了,大家都有些醉意。尤其是鐘欣儀,在酒精的作用下,她的粉面越發緋紅、眼神也有些迷離了,話也顯多。職業套裝也顯得有些鬆垮,白白的乳房露出了一大半,那深深的乳溝更顯誘惑。而方志剛也不再扭捏,說話也隨意了很多,身體被酒精刺激的感覺有些燥熱。

終於,鐘欣儀站了起身,對著方志剛說:「弟弟,我們開始吧?」

「好的!」既然是鐘欣儀計畫中的事情,方志剛也不再多說了。鐘欣儀向方志剛淺淺的一笑後離開座位,她去把客廳的窗簾拉嚴,把電視的聲音調大了些,轉身去了臥室。

鐘欣儀在臥室叫方志剛說:「弟弟來幫我挑一件內衣!」

方志剛穩了穩心神,他走進了鐘欣儀那最私密的個人空間。說實話,在鐘欣儀還沒有離婚的時候,方志剛也是經來鐘欣儀的家串過門,但是臥室他絕對是沒有進過的。

鐘欣儀的臥室,裝飾很簡單,粉色的牆壁、淺綠色的落地窗簾、淡淡的燈光,處處洋溢著輕鬆、和諧的感覺。一張碩大的雙人床擺在臥室中央,床上鋪著乳白色的床墊,看著就感覺很軟、很舒適。沒有常見的夫妻結婚合影藝術照片,只懸掛著鐘欣儀的一張個人寫真,穿著婚紗,很美麗很清純的樣子。

鐘欣儀就站在門口一側的大衣櫃前邊,她把櫃門拉開,很溫柔,似賢妻般的說:「弟弟來看,哪一件內衣你最喜歡,今天晚上,我只聽你的!」

方志剛向前湊湊說:「呃!第一次進姐姐的臥室,我有些緊張呢!」

鐘欣儀閃開身,帶點挑逗似地看著方志剛說:「哈哈,弟弟不老實,你怎麼沒見過!」

到這地步,方志剛在裝就顯得不地道了,他走到近前,向裡邊仔細觀察。不看不要緊,一看方志剛不禁驚呆了。這真是典型的女人衣櫃。拋開一側的正裝、裙裝不講,光是這些內衣就讓方志剛大開眼界,一條條的內褲、胸罩掛在衣架上,排了整整一大行。顏色有粉色的、綠色的、淺黃色的、白色的、黑色的、大紅色的,讓方志剛眼花繚亂。

最要命的是,這些內衣,沒有一款不是超級性感的,有帶蕾絲花邊的、有小巧精緻的、有透明的、還有丁形的,最外側,竟然是一款方志剛從沒見過的開檔內褲,這簡直就是一間內衣展示間。

看著方志剛目瞪口呆的樣子,鐘欣儀撲哧一聲笑了說:「怎麼了弟弟,沒有見過這麼多的內衣?」

方志剛說:「沒!還真麼見過,姐姐你不是賣化妝品的嗎,哪裡淘來這麼多稀罕的內衣?」

鐘欣儀說:「怎麼了,不行嘛?」

方志剛回身上下打量著鐘欣儀,嘴上恭維著說:「當然行了,只有這些性感的衣服才能配上姐姐美妙的身材呢!」

方志剛以前真的沒有仔細觀察過鐘欣儀的身材,今天他這麼近距離的仔細一看,還真是相當不錯呢。鐘欣儀的身材雖然不是很高,但是長得很勻稱、很飽滿。胸部高高的、腰肢細細的、屁股緊緊的翹著,一點也不顯下垂。由於鐘欣儀是一直從事化妝品行業,她的面容保養的相當細嫩、水滑,略施粉黛,更顯成熟女人的韻味。

方志剛想著:「噢!真的有些懷疑鐘欣儀前夫的品味,這麼一個人間尤物竟然不如他的眼,真是浪費。」

女人總是想聽男人的甜言蜜語,鐘欣儀也露出了難得的少女般的羞澀說:「唉,別誇了,快些吧!」

方志剛拿出了那套紅色的開檔內衣拿在手裡說:「好的,就它吧!」

方志剛不禁佩服起這件內衣的設計者,整身內衣很輕,胸罩的罩杯部分只有普通胸罩那罩杯的一半,外圈點綴著誘惑的蕾絲,胸罩帶子只是細細的一條紅繩,真像小女生們的頭繩一樣;內褲部分整體是丁字型的,後邊一條紅繩、前邊一條稍寬些的紅繩,只在檔部開了個長長的口子。這款內衣,穿不穿實在沒啥區別。看著這身性感絕倫的內衣,方志剛不禁遐想到了穿在鐘欣儀身上的樣子,小弟弟不禁硬了。

鐘欣儀顯然也想到了方志剛會挑這身,她顯得有些得意的說:「討厭!你還真會挑呢!快幫我去放水,等你幫我脫衣服啊!」

方志剛說:「收到!」

方志剛趕忙走出臥室,馬上到衛生間去放熱水,也是趕緊壓製一下他小弟弟的感覺。很快,熱水從太陽能管道流出了,方志剛喊鐘欣儀:「姐姐,水調好了,過來呀!」

鐘欣儀說:「嗯!不行嘛,你得幫我脫衣服呢!」

方志剛的腦海馬上想到:「唉,真是麻煩,剛才做菜都可以,現在脫衣服竟然不行了,這不玩我嘛!不過,我倒是很樂意幹哦!但是程式不能錯啊!哇塞,真是千嬌百媚的女人呐!」

於是,方志剛去廚房找了一個塑膠袋,來到客廳,他看到雖然鐘欣儀還穿著那身職業裝,但是氣質已經完全不同,她的面容越發顯得緋紅,嬌滴滴的,真是媚死人。

於是,方志剛也管不了他的小弟弟再次支帳篷了,他走到近前,對鐘欣儀說:「姐姐,你從現在開始一切都要聽我的指揮了!」

鐘欣儀這種淫靡的經歷,她顯然也很少有,有些羞澀,反而更加誘惑,她竟然含羞點點頭,像一位少經人事的少女。

方志剛用塑膠袋套在鐘欣儀受傷的左手上,用繩子扎緊。又看著鐘欣儀,然後說:「姐姐,開始脫衣服吧!」

「嗯!」鐘欣儀很配合地抬起手臂。

方志剛很溫柔地幫鐘欣儀脫下套裝的上衣,露出了貼身的胸罩。鐘欣儀真是不甘寂寞的女人,這件工裝的內套也這麼性感,是白色的蕾絲胸罩,基本上是鏤空的,兩隻大大的奶子就被罩在下邊,擠出了深深的乳溝。

然後是短裙,由於拉鏈在後邊,鐘欣儀很配合地轉了個身,方志剛很順利地把拉鏈一拽到底,露出了內褲。沒有懸念,還是一件丁字內褲,為了不勾勒出臀部的內褲痕跡,一條窄窄的帶子深深地陷在鐘欣儀渾圓、光滑的屁股中間是白色的呢。

就著方便,方志剛很輕柔地摘開了鐘欣儀胸罩的後掛鈎,那件白色的蕾絲胸罩自然地掉落在鐘欣儀腳下。鐘欣儀自然地轉回身,那一對白花花的大奶子就暴露在方志剛的面前。

雖然方志剛曾經窺到過鐘欣儀高高的乳峰、深深的乳溝、高高翹起的紅色乳頭,但是這一對清晰無遮的大乳房完暴露在方志剛面前,他還是不禁有些眼熱。

鐘欣儀的大奶子真的是太漂亮了,雪白、渾圓不說,那高高的聳起乳峰、那鮮紅的乳頭,簡直就像是少經人事的少女一般漂亮呢,看來鐘欣儀也有點興奮了,她的乳頭也驕傲地翹起著。

下面的丁字內褲緊緊地包在鐘欣儀大腿交叉中間,高高地隆起。布料實在太少了,只是可憐地遮著那一小塊陰阜,看得出,已經有些潮濕,微微地顯現出一道淺淺的溝痕,方志剛看呆了。

鐘欣儀嬌羞地啐罵方志剛說:「看甚麼看,沒見過啊!一會讓你看個夠!」

方志剛方回過神,他把手指插在鐘欣儀內褲的兩側,緩緩地向下褪。拉倒膝蓋位置了,鐘欣儀很配合地邁出雙腿,她現在已經是完全赤裸裸在方志剛的面前,一小簇整齊的黑陰毛就顯現在鐘欣儀陰部。

方志剛一看就知道鐘欣儀難道是傳說中的「饅頭穴」,不然,陰阜不能這麼高挺吧。說實話,看鐘欣儀的身材,怎麼也不能相信她已經是少婦的身材。鐘欣儀的小腹平坦,沒有一絲贅肉、皮膚光滑,沒有一點坑坑窪窪、很白晰,透著一些粉紅。最關鍵是,鐘欣儀的陰部很乾淨,怎麼看也不像是行過房事的女人。

方志剛的小弟弟早就已經高高昂起頭了,把寬鬆的大褲衩又頂的像帳篷。鐘欣儀在方志剛眼前晃晃手,打斷方志剛直勾勾盯著她下體看的眼神說:「還看、還看,你還不趕緊也脫了,也讓我看看你的啊!」

方志剛忙不迭地站起身,嘻皮笑臉地說:「姐姐,我都幫你脫了,你總該幫幫我吧!」

鐘欣儀啐罵著的說:「嗯!真討厭!」

但是鐘欣儀的手倒是沒停,她用她那一隻沒有受傷的右手一下子把方志剛的大褲衩一拽到腳底,方志剛的小弟弟沒有了阻擋,一下子昂首挺立在鐘欣儀面前。方志剛的那一根尺吋一般,長度中等,但是未算得是很粗壯的肉棒,不過大大的龜頭閃閃發亮,馬眼中已經滴出一絲長長的粘液,還在微微顫動著向鐘欣儀行禮。

鐘欣儀一把將方志剛的小弟弟抓住,她用力地套弄了幾下,嘴裡喃喃地說道:「對!就是這個感覺!」

來而不往非禮也,方志剛也不客氣了,他伸手也向鐘欣儀的下體摸去,鐘欣儀的陰毛早已經濕漉漉的了。

鐘欣儀嬌笑一聲,她鬆開緊抓方志剛小弟弟的手,向浴室推方志剛說:「別鬧了,趕快洗澡吧!」

方志剛拉著鐘欣儀的右手走進浴室說:「好的,誰讓你先摺騰我的!」

由於浴室的空間很小,所以他們兩個可以說是幾乎挨在一起,有如夫妻的一對男、女就這樣赤裸著相對而立,真是一番很淫靡、色情的場景。

鐘欣儀的身高是一米六十左右,比方志剛矮半頭多,她站在方志剛的面前很是顯得嬌小玲瓏。鐘欣儀那豐腴飽滿的肉體直吸引著方志剛的小弟弟高高的翹在鐘欣儀的小腹部。

方志剛說:「姐姐,我先洗頭吧?」

鐘欣儀稍一彎身,右手扶著方志剛的肩膀,低下了頭說:「好的。」

鐘欣儀是一個留著短髮的女人,頭髮燙著小捲,平時形象很精幹,洗起來也很方便。方志剛打開水閥,把水流放地很柔和,慢慢地沖著鐘欣儀的頭髮。他的左手湊上去,仔細地揉搓著鐘欣儀的捲髮。溫溫的水流沖濕了鐘欣儀的頭髮,沿著鐘欣儀的脖頸流向全身。

忽然,鐘欣儀換了個姿勢,她用裹著塑膠袋的左手扶在了方志剛的右肩,沒有受傷的右手滑下去,一把又再次握住了方志剛高高翹起的小弟弟,抓時間的把它輕輕地套弄起來。方志剛的陰莖之前一直就高挺著,這下被鐘欣儀柔軟細嫩的小手抓住玩弄,更是難以控製地越發堅硬。

方志剛顧不上搭理鐘欣儀,他繼續用心地幫鐘欣儀洗頭。鐘欣儀顯然很受用,她套弄方志剛陰莖的手動作那叫一個輕柔,方志剛感覺到鐘欣儀真的是一個真女人,她比他的老婆伺候他的時候舒服多。

沖濕了鐘欣儀的頭髮,方志剛又拿過洗髮水倒在鐘欣儀頭上,繼續揉洗。鐘欣儀繼續享受著方志剛無微不至的服務,她的手裡依舊很體貼地撫弄著方志剛的陰莖。

終於,方志剛算是把鐘欣儀的頭髮沖洗乾淨了,他長長地吐出了一口氣。他的陰莖在鐘欣儀孜孜不倦的玩弄下越發堅挺豪放,隱隱有了想發射的感覺。

方志剛心中想到:「這可不行,還沒有決定是否要好好享用鐘欣儀呢就要繳槍!他必須控製下鐘欣儀了。」

於是,方志剛把鐘欣儀的身子扶正,讓鐘欣儀把手從他的陰莖上移開,準備對鐘欣儀全身沖洗。

方志剛說:「姐姐,別著急嘛!」

「嗯!」鐘欣儀的臉色有些潮紅,顯然也很興奮。

方志剛再次打開水閥,全面地沖洗鐘欣儀的身體。現方志剛可要仔細地觀察、欣賞、品味下鐘欣儀曼妙的身體了。鐘欣儀的身材,真的很棒、很勻稱,但絕對不骨感。她不高大,但絕不嬌小玲瓏。那對大奶子很高聳,一點也沒有下垂,很渾圓地掛在胸前,乳暈不大,是紅色的,一點也不像是少婦的感覺。乳頭已經很挺、很硬,像兩粒大大的花生米。

溫溫的水流,在方志剛的控製下,很輕柔地從鐘欣儀的脖頸流下,流過鐘欣儀豐滿的乳房、平坦的小腹、修長的大腿。

方志剛的手也沒閑著,他配合著水流,也輕柔地撫弄著鐘欣儀的身體。那對乳房,尤其得到了方志剛格外的照顧。方志剛把淋浴器的花灑插好,騰出了的雙手開始仔細地撫摸鐘欣儀的雙乳。這是方志剛第一次真正的接觸鐘欣儀的乳房呢。方志剛感到這一對大乳房,不但看著漂亮,手感也好極了。

方志剛一隻手一個,他一下子握在了鐘欣儀的乳峰之上。方志剛感覺好柔軟,這真是一種很難完全說得清的感覺呀。方志剛不停地揉搓、旋轉著手掌地揉搓著。他不時地用力,把兩隻乳房向中間擠弄。兩隻拇指更是惡作劇般撥弄著鐘欣儀紅色的乳頭,把乳頭逗引的如兩粒石子般硬挺。

鐘欣儀很享受這一切,半仰著頭,微閉雙眼,輕聲地呻吟起來:「嗯!啊!哦!喔!啊!」

方志剛把嘴也湊了上去,他一口含住了鐘欣儀的右乳頭,用力地吮吸起來,還不時地用方志剛的舌頭颳弄。

鐘欣儀的喘息聲稍大了些,她的雙手抓住方志剛的頭髮,用力地向她的乳房按,顯然希望方志剛的動作更暴烈些。

方志剛完全不客氣了,他揉弄鐘欣儀乳房的動作更大了,幾乎想要把鐘欣儀的乳房擠出水來的用力。他的嘴巴如走馬燈樣地不停地換著奶子在吮吸,偶爾,還用牙齒輕輕地咬一咬鐘欣儀的乳頭!

鐘欣儀輕聲的呻吟:「哦!嗯!哦!唔!哦!啊!」

其實鐘欣儀是用她輕聲的呻吟替代了喘息,她的頭更加後仰,左右搖擺,顯然對方志剛的挑逗、刺激很受用。現在的浴室裡只有方志剛不停的啜飲聲和鐘欣儀銷魂的呻吟聲。

終於,方志剛的手要向下移動了,他輕輕地滑過鐘欣儀平坦光滑的小腹,來到了鐘欣儀雙腿之間那個茅草豐盛的風流之源,他的手指很輕易地就撥開了鐘欣儀稀稀的陰毛,找到了鐘欣儀的迷人洞口。

鐘欣儀的陰部,已經很濕了,但那絕對不是淋浴的水,因為很粘、很光滑,顯然是鐘欣儀興奮的愛液。

「啊!」鐘欣儀發出了一聲長長的呻吟,她的雙手猛地抱緊了方志剛的後背,兩條白晰渾圓的大腿微屈,打開了。

鐘欣儀的陰毛不多,但很整齊地布在整個陰阜的周圍。陰毛不長,也不扎手,手指遊弋在其間很舒服。鐘欣儀的陰阜很高聳,絕對有傳說中[饅頭穴]的潛質,方志剛的手掌撫摸,被鐘欣儀高聳硬挺的陰阜頂著的感覺,很是意外的享受。

方志剛的中指下滑,他輕輕地撫過鐘欣儀濕濕的陰門,停留在鐘欣儀大陰唇上部,那是鐘欣儀的陰蒂呢。由於興奮而令鐘欣儀的小小陰蒂已經外凸,被方志剛輕輕一按,她的全身不由地一顫。看來大多數女人的最敏感點就是這小小的陰蒂,鐘欣儀也沒有例外。

伴著鐘欣儀身子的顫抖,方志剛又重點出擊,他用中指更加仔細、用力地對鐘欣儀的陰蒂又是一陣研磨!

「啊!啊!」鐘欣儀的呻吟聲被更加歡愉的叫喊替代,她的頭左、右搖擺,雙手抱方志剛抱的更緊,雙腿更加打開。方志剛用手掌向鐘欣儀的陰門一摸,那裡早已是洪水流氾濫了。

鐘欣儀沉浸在舒服的享受中,期待著方志剛對鐘欣儀進一步的侵犯,她的嘴裡含混不清地呻吟著說:「嗯!弟弟!進去!啊!」

方志剛再次用整個手掌撫摸著鐘欣儀的陰部,他感受著鐘欣儀陰部的潮濕、濡熱。鐘欣儀陰道如打開的小溪,不停地流淌出濕滑、粘稠的淫水。看來,缺乏性愛的女人真是可怕啊,淫水竟然可以這樣肆無忌憚的流泄,方志剛的手掌幾乎要被鐘欣儀的淫水完全澆濕了。

不需要特殊的動作,方志剛的中指稍微一彎,在鐘欣儀的大陰唇間滑動的手指「嗖」地一下子就插進了鐘欣儀洪水氾濫的陰道中。

鐘欣儀空虛的陰道得到了滿足的充實,她一聲動情的叫喊:「啊!哦!嗯!」

鐘欣儀的陰道,真是滑極了,熱熱的,粘粘的。方志剛的手指明顯地感覺到了鐘欣儀陰道內壁皺褶的蠕動。方志剛的手指正插在他的鄰居少婦的陰道裡,方志剛終於感受到了鐘欣儀陰道的感覺。鐘欣儀的小浪穴緊窄得一點不像少婦,她的陰道仍然很緊,陰道口就像一張小嘴,緊緊的咬著方志剛的手指,方志剛塞感到鐘欣儀的小浪穴簡直是女人中的極品。

方志剛的手指插入鐘欣儀的陰道中後,鐘欣儀抬起一條腿,蹬在了浴缸邊上,她更加放肆地大張雙腿,期待方志剛更進一步的動作。方志剛把中指更加深地向鐘欣儀陰道內插入,然後用拇指用力地按在鐘欣儀高高陰阜下的陰蒂上,其餘的手指完全覆蓋著鐘欣儀濕濕的大陰唇、陰毛,開始猛烈地攪動起來。這一招可算是方志剛的絻技,亦是百試不爽,他認為是沒有女人能經受得了這種猛烈的刺激、對整個陰部面面俱到的刺激。

「」

鐘欣儀的身子在快速顫抖、皮膚滲出細密的汗水、面色通紅、媚眼緊閉,顯然,這種劇烈的快感讓鐘欣儀沉迷其中、無法自拔。方志剛真有些佩服他自己了,看來他的鐵手指沒有白練,向來風騷、美麗的女鄰居在自己的魔手玩弄下,媚態百出、盡顯陶醉,一種成就感油然而生。

伴著鐘欣儀陰道發出的淫靡的:「吱!吱!」水聲,鐘欣儀開始大聲地叫喊起來。「啊!嗯!啊!我不行了!」

猛地,鐘欣儀全身肌肉收縮,她用力地抱緊了方志剛,一股熱熱的水流從鐘欣儀陰道噴射而出。鐘欣儀泄精了,她享受到手指舞為她帶來的高潮了。

方志剛沒有把手指從鐘欣儀陰道中抽出,他盡情地感受著鐘欣儀陰道一波一波的顫動、擠壓!

他們就這樣緊緊地擁抱著,誰也沒有動,時間仿佛停滯了。過了大約有三數分鐘,鐘欣儀終於回過神來。她睜開一直閉著享受的眼睛,嬌羞地看著方志剛說:「弟弟,你真厲害,姐姐都快爽死了!」

方志剛故意問鐘欣儀說:「真的?」

鐘欣儀說:「嗯!你真的好壞啊,你不知道?」

方志剛說:「呵呵,我哪知道啊,我的小弟弟一直閑著呢!」

鐘欣儀說:「死相!姐姐真的從來沒有這樣爽過!你的手指真的很厲害啊!爽我了!」

方志剛說:「你才厲害呢,瞧!」

方志剛把手指從鐘欣儀的陰道中抽出,舉在鐘欣儀面前。方志剛的手指上沾滿了鐘欣儀陰道中的分泌液,濕濕的、白白的、粘粘的,帶著一股女人下體特有的腥臊味。

鐘欣儀說:「還不都是你弄的人家!」

鐘欣儀深深地送了方志剛一個吻,方志剛沒有客氣,他一下子吸住了鐘欣儀的舌頭,用力地親吻著她。鐘欣儀很配合地再次閉上眼睛,她用力地擁抱著方志剛,開始深吻起來。鐘欣儀的口水很多,小小的舌頭相當靈活地配合著方志剛的舌頭的攪動。

慢慢地,鐘欣儀沒有受傷的右手又探了下去,摸向了方志剛雙腿之間,她很熟練地抓住了方志剛早已似棒子般堅挺的大陰莖,套弄起來。這一次,鐘欣儀可沒有溫柔,而是一上來就是猛烈的套弄。

方志剛的陰莖早就躍躍欲試了,對於鐘欣儀這麼猛烈的套弄很是反應強烈,龜頭更加變得粗大,陰莖上的血管也逬了出來,馬眼中滲出的粘液也要滴下去了。

套著、套著,方志剛的陰莖突然感覺進入了一個緊緊的、烘熱、潮濕的通道,原來是鐘欣儀的手,引導著方志剛插入了鐘欣儀的陰道裡去。

方志剛睜開眼,他看到鐘欣儀也正在媚眼如絲,脈脈含情看著他。鐘欣儀微微搖頭,示意方志剛不要說話。方志剛這才想起原來鐘欣儀一直叉開著雙腿站在方志剛面前,而且,還高抬著一條腿,這種姿勢插入,簡直太方便了。

方志剛第一感受鐘欣儀的陰道好緊窄,簡直像未經人事的小女孩一樣,尤其是陰道口,就像一張小嘴,用力地咬著方志剛陰莖的根部,但是相當光滑,大陰莖沒有受到甚麼阻力便一下子插到了鐘欣儀陰道的深處。

鐘欣儀的陰道好熱啊,在外邊裸露很久的陰莖幾乎有些承受不了她陰道內火熱的溫度,有些火辣辣的感覺。鐘欣儀的陰道好滑呀,可以說是汁液豐富,有些感受不到鐘欣儀陰道內壁皺褶的颳蹭。

方志剛感到鐘欣儀的小蕩穴真的是人間極品的女人小嫩穴,他簡直要叫出聲來了,這種愉悅和舒爽,真是前所未感。最起碼,方志剛感到鐘欣儀的陰道,要比他的老婆出色的多。

既然陰莖已然插入陰道,不抽動就是不可能的了。他們結束親吻,鐘欣儀的雙手扶住了方志剛的肩膀,方志剛的雙手探下去,扶住鐘欣儀渾圓翹起的屁股,開始大力抽插。

「嘶!嘶!嘶!啊!啊!啊!」伴著陰莖在鐘欣儀陰道內抽插的摩擦聲,鐘欣儀也發出了一聲聲的呻吟。這種顯然和剛才方志剛用手指插鐘欣儀的感覺不一樣,鐘欣儀的叫聲也變了。

這種雙方站立姿勢的做愛本來是相當耗費體力的,但是由於鐘欣儀身材比方志剛低,又加上鐘欣儀相當配合地大開著雙腿,所以方志剛並不感到吃力。又加上鐘欣儀陰道中傳來的銷魂感覺和鐘欣儀動人心魄的呻吟,所以方志剛分外有勁地大力地做著抽插動作。

這一組的浴室「急衝鋒」,足足有二分多鐘,鐘欣儀被這瘋狂的刺激摺騰得呻吟聲亂作一團,她陰道內的淫水越流越多,順著他倆的交合處不斷的流下。方志剛的陰莖也被摩擦的很熱,由於淫水實在太多,方志剛幾乎感覺不到鐘欣儀陰道的任何阻力。猛地,方志剛停止了抽插,他用勁的把他的大肉棒一杆到底,深深地插在鐘欣儀的小蕩穴裡。

「啊!」鐘欣儀長出一口氣,她風情萬種地看著方志剛,嘴上掛著甜甜的微笑嬌聲地說:「哎呀!你壞死了,要插死姐姐啊!」

方志剛明知故問:「舒服嗎?」

鐘欣儀送了方志剛一個甜甜的吻說:「嗯。我是從來沒有這麼爽過的啊!」

方志剛說:「姐姐,你的叫聲好風騷啊,我都要忍不住了!」

鐘欣儀的手輕輕地拍打著方志剛的胸前說:「嗯!你真壞,還取笑姐姐!」

方志剛假意要拔出陰莖說:「那我結束好了?」

鐘欣儀抱的方志剛更緊了,生怕小陰道離開這充實的感覺,她兩腿一盤,全部夾住了方志剛的屁股,嬌嗔地說:「嗯!不要停啊!姐姐還要嘛!」

鐘欣儀的這一下動作真的令方志剛可有些吃力了,畢竟,鐘欣儀豐滿的身體是有一定重量的,方志剛說:「姐,我累了,我們上床吧?」

鐘欣儀一點也沒有要下來的意思,她開始撒嬌說:「你抱著我去!」

方志剛只有捨命陪君子,他就讓他的男兒根深深插入鐘欣儀陰道中的陰莖當杠杆,他緊緊地托著鐘欣儀的屁股,鐘欣儀雙臂緊摟住了方志剛的脖子,順手把裹著左手的塑膠袋扔下,就這樣,他們一步、一步地向臥室走去。

經過了在小小浴室的一通摺騰,他們身上都有些見汗。他們來到了臥室,被清涼的空調一吹,他倆的身上頓覺舒適,精神也振奮了。

來到床邊,鐘欣儀還是不肯鬆開方志剛。方志剛只能一彎身,把鐘欣儀仰著放在床上,他的身體也趴在了鐘欣儀的身上。鐘欣儀的大腿還是大大地張開著,方志剛的胸部直接感受到了鐘欣儀那對大奶子再來的支撐感。鐘欣儀的乳房很飽滿、硬挺,頂著方志剛胸部的感覺真的很爽。

方志剛稍微起身,他的雙手扶住了鐘欣儀的雙腿,他又開始了他的肉棒抽插運動。鐘欣儀盡力地將她的大腿分開,讓方志剛每一次的插入都能插得更深。鐘欣儀真是難以滿足的欲女,她的雙手也沒有閑著,她很誘惑地握著自己的雙乳,不停地揉搓,她真的是需要不停的暴風驟雨般地來狠狠地幹她。

方志剛要想充分征服這一個已婚的少婦,他不用再惜香憐玉,於是,方志剛馬上開始了他的第二階段的「急衝鋒」行動。這一個臥室中只聽得他們抽插時發出的:「滋!滋!」之聲和鐘欣儀舒爽的高聲呻吟女高音,他們一同努地製造了這多麼迷人、誘惑的協奏曲。

方志剛又拼命地抽插了三分多鐘後又再次停了下來,方志剛把他的陰莖拔出了鐘欣儀的陰道。方志剛的陰莖顯然得到了很大的滿足,比開始還顯得粗大,被濕滑的粘液完全浸泡後通體發亮,還在一顫一顫著。

鐘欣儀睜開了迷醉的雙眼,對於方志剛陰莖的抽出感覺很是不爽,連忙問:「怎麼了,弟弟?」

方志剛說:「不好玩了。」

鐘欣儀有些著急的忙坐了起來說:「為甚麼?姐姐做錯事了?」

方志剛說:「沒有,姐姐你下邊的水太多了,我感覺不到抽插的快感了!」

方志剛一屁股坐在鐘欣儀的床上順勢躺了下去。其實這個方志剛當然是在胡說,就是怕他忍住鐘欣儀那緊窄的小嫩穴把他的大肉棒夾太緊,所以他只是想休息一下,而他也想到亦該讓鐘欣儀表演會兒她的迷人的[套棒大法]。

鐘欣儀聽完趕忙起身,她從床頭拽出兩張紙巾,擦拭起自己的小嫩穴說:「哦,哦,怨我!」

其實真的也不怪方志剛說,這兩張紙馬上就濡濕了,鐘欣儀下體的分泌液還真是相當豐富。很快的鐘欣儀就把她的小騷穴擦乾淨了,她把紙隨手一扔,媚笑著對方志剛說:「這下可以了吧?」

方志剛把雙手壓到自己的頭下邊,擺了個很舒服的姿勢,看著鐘欣儀方志剛說:「嗯!看不清楚!」

鐘欣儀歎了口氣說:「真是淘氣的弟弟!」

鐘欣儀無可奈何地走到方志剛面前,她把她的雙腿叉開,微微屈膝,雙手伸下去,輕輕的掰開了自己的大陰唇,讓方志剛仔細觀瞧,這是今晚最近距離地觀察鐘欣儀的小嫩穴。

鐘欣儀的黑陰毛有些淩亂,由於沾了不少的淫水,顯得濕漉漉的。本來鐘欣儀的大陰唇是粉紅色、閉合的很緊,只有一條長長、細細的小縫,可是經過剛才一番猛烈的抽插、摩擦後,已經略顯外翻,再加上鐘欣儀手指的外掰,顯露出了一個相當銷魂的橢圓形小洞口。大陰唇被拉開後,鐘欣儀那玲瓏的小陰蒂也調皮地稍稍凸了出來,連鐘欣儀緊緊的陰道口也被暴露了出來了,她那氾濫的淫水已經擦淨了,整個小穴很乾淨。

能夠這麼近的仔細欣賞鐘欣儀的小嫩穴,方志剛心中一陣激動,他的陰莖再次高舉。鐘欣儀輕抬大腿,邁步上了床。方志剛依舊沒動,保持著仰躺的姿勢,等待著鐘欣儀的表演。

鐘欣儀把她的雙腿分開,跨立站在方志剛的陰莖上方。然後屈膝下蹲,用右手撥直幾乎貼著方志剛肚皮挺立著的陰莖,只是輕輕的套弄幾下,讓方志剛的陰莖正對著她那裂開的大陰唇,慢慢地蹲下。鐘欣儀媚眼含情,風情萬種地看著方志剛,眼神真是勾人心魄。輕輕地,方志剛的龜頭頂住了鐘欣儀的陰道口。鐘欣儀牙咬下唇,繼續下蹲,陰道慢慢地吞下了方志剛的龜頭。

「呵!」方志剛不由地發出一聲輕呼,龜頭好像被一張小嘴緊緊地咬住了,這種慢慢侵入鐘欣儀身體的感覺真是太爽了。

「啊!」鐘欣儀也是一聲嬌啼,她為她的小浪穴得到再次擁有的充實感仍舊美妙,她動作並沒有停,繼續、繼續,鐘欣儀緩緩地下蹲,終於完全把方志剛的陰莖吞到了她的陰道裡。

鐘欣儀媚眼緊閉,牙關緊咬,頭部後仰,顯然,這樣緩慢吞下陰莖的動作使她的陰道品味到了最清晰摩擦的快感,而且是她可以自主控製的快感。

果然,這一次的插入,感覺又不一樣了。鐘欣儀的陰道又恢復了那種緊緊的、有彈性的、摩擦感強烈的感覺。方志剛的陰莖就這樣完全地插在了鐘欣儀火熱的陰道中。

鐘欣儀說:「嗯!啊!太!舒服了!哦!弟弟,你真棒啊!喔!嗯!啊!」

鐘欣儀向前探身,她的雙手按在方志剛的胸前,那一對白皙豐滿的大奶子像吊鐘擺一樣懸在方志剛眼前。然後,她輕抬屁股,拔出一點陰莖後又輕輕坐下,開始了活塞運動。

這個女上男下的姿勢可以讓陰莖插入陰道很深,在鐘欣儀輕緩的活塞運動下,陰莖的感覺相當舒服。

方志剛看著鐘欣儀媚眼緊閉、嬌喘連連的騷樣子,他也很享受地繃直雙腿、小腹用力挺著,配合著鐘欣儀的動作。

鐘欣儀陰道內的淫水開始多起來,套弄的動作也加快了不少,輕聲的呻吟也被粗聲的喘息替代,那一對大奶子的晃動也沒了頻率,胡亂地左右搖擺著。每一次,鐘欣儀都要把陰莖幾乎全部從陰道中拔出,然後又狠力地坐下,完全插入。

方志剛向他們的交合部仔細觀瞧,只見他的那一根粗大的陰莖在鐘欣儀的陰道口進進、出出,把鐘欣儀的小陰唇也帶的拽出、擠進的,真是相當色情、淫靡的景色。

鐘欣儀的套弄越來、越快,她幾乎沒有停歇地抽插著。方志剛就是鐵打的也無法忍受這越發劇烈的快感。

方志剛說:「噢!姐姐,我!我快!嗯!不行了!啊!」

鐘欣儀的動作更加猛烈,高潮中的鐘欣儀語不成聲地高聲叫嚷著:「嗯!啊!哦!弟弟!啊!嗯!哦!你!啊!隨意吧!嗯!哦!姐姐!今天!啊!嗯!啊!安全期!啊!哦!啊!」

終於方志剛忍無可忍了,他感覺他的馬眼一陣發麻、腰眼一酥,快要射了,他把鐘欣儀一把摟在懷裡,一聲大叫:「啊!噢!射了!啊!我射了!啊!噢!射在你的陰道內!啊!啊!」

鐘欣儀也一聲長吟,她也緊緊地擁住了方志剛。方志剛趕忙用力挺著腰,盡力把陰莖插得更深,感覺方志剛的陰莖一陣不能控製的抽搐、跳動,一股熱流噴射而出,方志剛的淫精猛力地射在了鐘欣儀的陰道內。伴著方志剛陰莖的發射,鐘欣儀的陰道內壁也是一陣痙攣、夾緊,陰道底部似乎也噴出了熱液,鐘欣儀也達到了性慾的高潮。

他們兩個都精疲力盡,誰也沒有力氣再動,就這樣緊緊地擁抱著,感受著體內射精帶來的至高享受。

也不知休息了多久,方志剛感到插在鐘欣儀陰道內的陰莖有些萎縮,他的肉棒想要滑出來,於是輕輕地拍了拍鐘欣儀的後背。鐘欣儀抬起一直趴著方志剛肩膀的頭,她睜開了享受著的媚眼,含情脈脈地望著方志剛。

方志剛說:「舒服嗎?」

鐘欣儀點點頭說:「嗯!從來沒有這樣舒服過,弟弟你真棒啊!」

方志剛說:「姐姐你真好,讓我這麼爽!」

鐘欣儀伸出手,用手指壓住方志剛的嘴唇,不讓方志剛再說客氣話。然後,她把她的屁股輕抬,已經有些疲軟的陰莖從鐘欣儀陰道中滑了出來。

方志剛低頭向下看,只見方志剛的陰莖沾滿了白白、粘粘的液體,那可是他們共同的體液。一股白色的粘液還拉著長線從鐘欣儀的陰道口流下來,真是超級淫靡的景色。

鐘欣儀的右手探下去,一把捂住正在流淌粘液的小嫩穴,一偏腿,她從方志剛身上起來,站到了床邊。

鐘欣儀說:「呵呵!弟弟真強,射了這麼多!」

方志剛說:「可不是,姐姐你的量也不小啊!」

鐘欣儀說:「真討厭,得了便宜還賣乖!」

鐘欣儀分開了她的雙腿,微曲膝蓋,右手並成勺裝,仔細地接著從她的小蕩穴裡流出的液體。站姿很容易使體內的精液流出,很快,鐘欣儀的手心就接了一小灘。

鐘欣儀舉起手,挑逗地看著方志剛說:「看,這就是你的成績!」

方志剛也笑瞇瞇地看著鐘欣儀。鐘欣儀把手湊到她的嘴邊,伸出了舌頭,輕輕的一舔說:「味道真好啊!」

跟著鐘欣儀把她的小嘴張開把她手心裡的混合液全部吸了進去,還唏溜、帶響地吸完,最後,她又用舌頭清掃一遍,直到完全把她手中的精華打掃乾淨。

鐘欣儀在方志剛的面前一口、一口地喝了他們的混合分泌液,真的令方志剛看得目瞪口呆,他感到這一個鐘欣儀簡直騷到家。

然後,鐘欣儀又跪到床前,她伸手把方志剛已經疲軟、依舊沾滿粘液的陰莖抓住,她把她的小嘴湊上來,張口含住龜頭,開始清掃方志剛的陰莖。

本來方志剛的陰莖在射精後是到了一個低潮期,它已經是非常沒有感覺,可是在鐘欣儀的嘴裡感覺可不一樣。鐘欣儀的小嘴,把方志剛的陰莖含的緊緊的,靈巧的舌頭不停的挑、撥、舔、捲,再配合著嘴唇的套弄和口腔深處的吸、吮、吹,方志剛的陰莖很快地又勃起了。

方志剛都有些不相信這是真的,他是從來沒有嘗試過射精後又馬上勃起,躍躍欲試的感覺。鐘欣儀的口交功夫可不是一般水準,鐘欣儀的表現更是優異。不時地,鐘欣儀還歪著頭看看方志剛,不肯吐出陰莖一寸,粘粘的液體就順著鐘欣儀的嘴角流下。看著方志剛漸漸粗大的陰莖在鐘欣儀紅紅的嘴唇邊進進出出,真是感覺鐘欣儀淫蕩極了。

沒過十分鐘,方志剛的陰莖在鐘欣儀高超口交功夫的伺候下又重振雄風。鐘欣儀對自己的表現也十分滿意,她更加賣力地吞吐著。不時地,她的右手還配合著,套弄幾下,要麼,手指似微風吹拂般地輕輕滑動按摩著方志剛的睾丸、大腿根。

方志剛忍不住了,他一把推開鐘欣儀的頭,蹦下床,站在鐘欣儀的背後。鐘欣儀當然知道該怎樣配合他。鐘欣儀大大地分開自己的雙腿,腰部下壓,手臂前探按在床上,高高地蹶起了白晰、渾圓的大屁股。

鐘欣儀那迷人的小洞穴就這樣夾在她的腿間,暴露在方志剛的面前。由於非常用力地向後挺著屁股,小嫩穴越發顯得向外凸出。那兩片飽滿的大陰唇更是淫蕩地微微外翻,露出了一個小小的迷人的洞口。

方志剛大喝一聲,他的雙手扶住鐘欣儀的屁股,腰部一挺,「吱」的一聲,一杆進洞,完全到底!

「啊!」鐘欣儀愉悅地又是一聲嬌啼,她更用力地向後挺著屁股。活塞運動再次開始,鐘欣儀的陰道依舊光滑、多汁,陰莖基本沒甚麼阻力,方志剛很舒爽地開始抽插起來。

「啪!啪!啪!」方志剛的小腹猛烈地撞擊著鐘欣儀的屁股,發出了一聲聲清脆的響聲。

鐘欣儀的頭左右搖擺,口中配合著方志剛的節奏,發出陣陣的呻吟:「嗯!用力啊!哦!嗯!好爽啊!嗯!哦!快一點啊!嗯!你好勁啊!嗯!啊!啊!」

鐘欣儀的大奶子就像鐘擺一樣,再次晃動起來,她的屁股的姿勢可沒變,依舊高高挺著。這種後背式的姿勢很容易勾引起男人原始的野蠻本性,方志剛也不例外,他看著這個風騷美人淫蕩地趴在方志剛的面前,方志剛是格外激動,抽插的動作也變得相當猛烈。

他們兩個都是十分的興奮,彼此口中叫聲不斷,都是大汗淋漓。鐘欣儀的淫水又氾濫起來,被方志剛陰莖的抽插帶的汁液飛濺,沾滿了他們交合處的陰毛、滴在了地上。

又是一組新的[急衝鋒]大力抽插了有幾分鐘,方志剛感覺插入的不是很深,因為由鐘欣儀豐滿屁股的阻絆,感覺有些不過癮了,於是猛地完全抽出陰莖,在鐘欣儀還沒明白怎麼回事,一把將鐘欣儀拉轉過身,向床上一推,讓鐘欣儀在床上仰面朝天。

他倆完全不需要言語的交流,鐘欣儀馬上明白方志剛的意思是想換姿勢了。她很配合地躺好,高高地舉起兩條白皙渾圓的大腿,用力向外一分,那個長著黑茅草的風騷小浪穴再次暴露無遺,好像擔心方志剛找不到洞穴似的,鐘欣儀還淫浪地伸手下去,一隻手按住一片大陰唇,向兩邊掰開,把鐘欣儀小小的陰道口露了出來,還用挑逗的眼神望著方志剛。

方志剛仔細觀瞧,他只見鐘欣儀的小穴整個都是濕漉漉的,似被水洗過一樣,鐘欣儀的雙手掰出的橢圓形洞口,還流出了一股粘液,直流到了鐘欣儀的菊花穴。

方志剛向前探身,翹起的陰莖頂住了鐘欣儀的陰道口,稍一用力,陰莖「嗖」地又滑入了鐘欣儀的陰道內。火熱的感覺再次包圍了方志剛的陰莖。鐘欣儀小嘴一張,「啊」地一聲呻吟。

方志剛用雙手各握住鐘欣儀的一條小腿,又開始了抽插,這就是現今最流行的[老漢推車]。

由於方志剛不久前剛剛射過,所以這次陰莖的感覺來的非常慢。方志剛一點也沒有手下留情,盡情地享受著活塞運動的快感。

終於,是鐘欣儀有些吃不消了,她被連續的、高強度猛烈的抽插,讓鐘欣儀對體內湧出的一浪高過一浪的快感迎接不暇。

鐘欣儀身體開始顫抖、頭髮紛亂、面色緋紅、連白皙高聳的奶子也泛著片片紅暈,她顯得有些精神恍惚了語無倫次地叫喊、呻吟:「噢!嗯!我!要!死了!哦!用力插我啊!喔!好爽啊!不要!停!啊!」

這種欲哭、欲泣的叫床聲,使方志剛想起了鐘欣儀以前對方志剛的勾引、對他的玩弄,完全激發出了方志剛想完全征服鐘欣儀的野性。

方志剛絲毫沒有減慢抽插的速度、力度和深度。他繼續加力,連鐘欣儀的大床也在方志剛的衝擊下吱呀作響。

鐘欣儀的雙眼緊閉,她的兩隻手死死地抓著床單,身體劇烈的顫抖,大聲叫喊著:「我!啊!啊!不行了!啊!」

方志剛感到鐘欣儀的陰道內不停地有熱流在衝擊著方志剛的龜頭,陰道的內壁在沒有規律地夾動,鐘欣儀真真、正正地要高潮了。

這麼大的運動量也使方志剛大汗淋漓、氣喘如牛,方志剛也不想再忍耐。他的陰莖傳來的快感方志剛也控製不住了。

方志剛猛地抽出陰莖,一步邁到床上,跨坐在鐘欣儀的胸部,光滑粗大的陰莖正頂在鐘欣儀的小嘴前。高潮中的鐘欣儀一抬頭,一口將方志剛的陰莖吞在嘴裡,用力猛吸:「滋!滋!滋!」陰莖又是一陣不由自主地跳動,一股股滾燙的精液完全射在了鐘欣儀的嘴裡。劇烈的噴射使鐘欣儀不能完全咽下,很多精液竟然從她的嘴唇邊冒了出來,鐘欣儀真沒有想到,方志剛第二次的射精還能有這麼大的量。

鐘欣儀幾乎是下意識地清掃了方志剛的陰莖,然後她一仰頭躺在床上一動不動了。方志剛也一翻身,躺在鐘欣儀身邊,累的沒有一點力氣。

這可以說是方志剛最盡興、最暢快淋漓的一次做愛了,家花沒有野花香,真是如此啊,偷情的快感,真是無與倫比。

休息了很久,方志剛抬頭看表,已經快凌晨一點了。方志剛伸手拍拍鐘欣儀的臉,鐘欣儀依舊陶醉在性愛的享受中,夢囈般地說道:「嗯!我!要睡覺!」。

方志剛苦笑一聲地起身,他給鐘欣儀赤裸的身體蓋上了床單,然後準備走人。

鐘欣儀有些清醒了說:「弟弟!別走!」

方志剛說:「不行吧!」

鐘欣儀說:「那你!還來嗎!」

這種近距離的偷情畢竟還是需要考慮許多的,有多次偷食經驗的方志剛也猶豫了一下:「哦!」

鐘欣儀說:「姐姐!需要你」

方志剛感到鐘欣儀幾乎是在哀求他。方志剛看著蜷縮在床單中,她只露出臉,可憐兮兮的鐘欣儀,方志剛有些心軟,沒有言語。

鐘欣儀說:「我保證不會亂說,保證不去打擾你的家!」

方志剛有些輕鬆了說:「那!我可是需要考察你啊!」

鐘欣儀也高興的說:「沒問題!」。

方志剛恢復了調皮的本性的說:「還記得我給姐姐挑的內衣嗎,下回再來,我可是要看看效果哦!」

鐘欣儀故意地笑駡著說:「嗯!討厭!」

方志剛說:「呵呵,我走了,養好手上的傷。最後再說一次,姐姐生日快樂!」

鐘欣儀說:「謝謝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