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人妻偷情  »  用妻子報恩的結果本站 域名www.2XBXB.com
用妻子報恩的結果
盡管事情已經過去二年了,但是一直到現在,我看見妻子那種布滿女性的溫柔,仍然胸中還是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酸楚。

我和妻子都畢業於哈工大計算機係,只是我妻子是我的學妹,比我晚二年。

我們是在一次舞會上熟悉的。

我妻子長的白白高高的,哈爾濱本地的女孩差不多都是這樣的,年輕時看上去都是非常的挺拔,身材特棒。

我妻子盡管談不上美如天仙,但是,卻顯得非常的骨感同時又布滿了女性特有的溫柔。

我大學畢業後,因為妻子的緣故,我就留在了哈爾濱,也沒打算回浙江的溫州。

可在我心裡,我時常想念著自己的家鄉。

妻子大學畢業後的第一年,我們就結婚了。

我在市裡的機關工作,妻子分配到公安局出入境治理處。

結婚四年以後,我在一次全國會議中熟悉了家鄉溫州市某局的副局長,我叫他張局。

在遠離家鄉的地方碰到老鄉,心裡真感到有些親切。

二個人在閒聊中,張局得知我非常的想念家鄉,於是說可以幫助我在溫州聯係聯係接收的單位。

當時,我也沒太當回事,只是覺得熟悉了這麼一個熱心人,心裡挺感動的,於是就把他請回了家,由妻子做菜,好好的喝了一頓。

醉時,他說我妻子好美,北方的女孩真好!也許是一種緣分,在接下來不到半年的時間裡,他在溫州幫我找到了單位,就是張局的局裡。

妻子還是去公安係統,區別只是去了邊防局。

這在我們外地調回去的人來說,都是算一份非常不錯的工作了。

我和妻子回溫州工作以後,才知道張局今年剛五十歲,妻子過世以後,就沒再找過。

就這樣,日子在不知不覺中過去三個多年頭。

在這些年裡,張局從副局當上了正局,我多虧有張局的照顧,作為引進人才干部,我迅速在在單位裡擔任了處級干部,妻子也在張局朋友的關懷下在邊防局成為了業務骨干,加之妻子原來就從事同樣性質的工作,在我回溫州的三年裡,妻子在單位裡也是負責一片的干部了。

本來非常協調的日子,因為一件事的發生,漸漸的起來變化。

事情的起因是這樣的,同樣也是在一個夏日的傍晚,是周末,快下班時,我去張局這匯報工作,工作談完以後我請他晚上到我家裡來吃飯,由於平時工作繁忙,在張局的照顧下搬了新家也沒請他吃過飯,張局於是就爽快的答應了。

由於我知道家裡有許多菜,而且和張局喝酒一般不究竟什麼菜的,所以我在路上買了點蔬菜就和張局回家了。

當我和張局回到家時,妻子不知怎麼地已經提前到家了,由於夏天,妻子在家只穿了三角褲和背心,連胸罩都沒戴,一打開門把張局看的一愣,這時,瞬間大家都比較尴尬,好一會,妻子巅怪我怎麼也不打個招呼轉身就去了裡面的房間,這時我看見張局還望這妻子苗條的背影在發愣,在我招呼下,張局這才反應過來並緩緩的跟在我後面進了大廳。

當妻子再次從內房裡出來時,已經穿戴好,臉紅紅的都不敢看張局一眼,我感到張局也是。

好一會,大家才恢復自然。

妻子在廚房裡好好的捏了我一下,說我怎麼不打招呼。

我開玩笑的說,反正張局也是過來人了,暴光一下也沒什麼關係--------。

沒多會,反正都是海鮮,菜就做好了,三個人坐在一起邊吃邊聊了起來。

張局說局裡最近可能會有些人事變動,張局得調到另外一個局去當領導,而且,他走了以後,只從處室裡提拔一個人擔任局長助理,他已經向局裡和市組織部推薦我。

當時我和妻子聽了都十分的激動,到溫州沒幾年就有現在的這樣成就都是張局一手照顧的。

於是我和妻子往返敬酒,張局喝了一會就顯得有些醉了,身體總是不自覺的靠向我妻子。

我當時都認為是張局喝多了,也沒太在意他具體做了些什麼,更何況我也喝多了。

但我看坐在張局邊上的妻子有些顯得不自然了,但也沒覺得怎麼了。

這時,妻子讓我到廚房去給張局倒些水來,我一進廚房妻子就跟了進來,說是今天張局一定是喝多了,摸她。

我想不會吧,因為我們和領導已經相處了三年了,他可從來沒做過什麼不禮貌的事情。

我對妻子說:“一定是他喝多了,照顧他一下沒事的”。

當時我說完以後,覺得妻子臉好紅,妻子看我醉成這樣子也沒再多說什麼了。

當我們再次坐在一起時,我敬張局酒,妻子一個勁的給我臉色,我想沒什麼,心中布滿了對張局的感激。

這時我不小心把筷子掉到地下去了,當我轉身去拿筷子時,在桌子下我一下酒醒了過來,我看見張局的手在桌子下放在我妻子的大腿上往返摸著,妻子好象是極力反抗、扭捏著。

妻子的手在盡最大可能的不讓張局穿過裙子摸下去。

我這時一下感到頭都大了,張局怎麼能這樣呢?由於激動,我抬頭動作非常的之大,把桌子頂了一下。

由於我的動作使張局有些清醒過來,他的手離開了我妻子的大腿。

我看見妻子趕緊起身去了衛生間。

由於酒後,張局給了我們家那麼大的恩惠,我盡管心裡不舒適,但是也沒太當回事。

就這樣,繼續又喝了一會,我就送張局下樓了。

下樓以後,張局好象也清醒了許多,問我:“今天我喝多了,剛才我沒失態吧?”我當然說:“沒有,沒有!”張局好象並沒有讓我送他回家的意思,拖著我又去了一家檔次非常高的咖啡館,說是聊聊天醒醒酒。

當我和張局坐下以後,張局把我當朋友一樣的說起了埋在心裡很久的話,說是他之所以這些年沒再找,就是沒碰到象我妻子這樣的好女人。

他說我妻子在他心裡真的是非常的漂亮,還說,他和公安局的同學已經打過招呼了,預備讓她再做段時間就抽到局裡來重點培養。

我當時不知道心裡應該對張局說什麼,面對一個我尊敬而且給了我們那麼大幫助的人,其實除了妻子我們是什麼都可以給他的。可問題就是出在這裡。

就這樣一晚上,他似醉非的醉的說了我妻子許多贊美的話。

在回家的路上,我酒已經徹底的清醒了,盡管是在炎熱的夏季,但是我竟然感到身體好冷。

到家以後,妻子關心的問我,我什麼都沒說,上床就睡了。

一直到過去好幾天以後,我在和妻子做完愛躺在床上時,我告訴了妻子,可能,我們一直以來的恩人看上你了。

妻子聽後,一下子反應不過來,愣了好久才說了句:“不會吧!”時間,就這樣一天天的過去了,家裡也再很少談到張局。

就是在單位裡,我也盡可能的不去張局的辦公室,更何況他要走了。

組織部門按張局所說對我進行了全面的考核,到基層去了解我的工作和為人情況。

直到有一天,我在辦公室接到了張局的電話,說是讓我馬上過去一趟。

一走進張局的辦公室,張局就笑嘻嘻的對我說,我已經通過了組織部門的考核,這二天,任命書馬上會下來了。

我聽了盡管嘴巴上仍一如既往的表示感謝,但是,心裡卻一點點都興奮不起來。

晚上回到家,妻子看我陰沉沉著臉,還以為我在單位裡碰到了什麼不開心的事。

我直到晚上和妻子躺在床上愛撫著妻子琳珑的乳房時,才緩緩的告訴妻子:“張局今天跟我講,我任命局長助理的事情已經通過了”,妻子聽了興奮的說:“這樣你就成為局級干部了,我們應該想辦法好好的感謝一下張局這些年來對我們家的照顧呀”“怎麼感謝?張局什麼都不缺,而且以前幫了我們那麼多忙我們都不曾有什麼珍貴的表示”其實我在對妻子說這話時,心中略過一陣不好的預感,忍不住緊緊的摟住了妻子。

“你今天這是怎麼了?怪怪的?”妻子溫柔的問我。

於是我把自己心裡已經埋藏了很久的話一口氣說了出來:“每回看張局看你的眼神,這不表擺著嗎?只是張局礙於面子不好意思說出來罷了。

尤其是那天在咱們家吃飯,當著我的面摸你的大腿,要是換了別人,我早就殺了他了”妻子被我的話停住了,已經擱在我肚子上的大腿拿了下來,默不作聲。

二個人就這樣躺在床上沉默了許久。

“你在想什麼?”我輕聲的問著妻子,手在妻子的玉乳上輕輕的愛撫著。

“假如真是這樣的話,要不咱們就回東北去,要不----要不乾脆我找張局一次,看看他到底是不是咱們所想的那樣,假如咱們還呆在溫州的話,和張局搞壞關係了,對咱們以後都不利,況且,除了這方面近來有些過以外,他真的對咱們不錯哎!”妻子說完看了看我。

“你的意思是,假如張局真的對你有想法,你就犧牲自己一次?”我不舒適的問著妻子。

“哪你說現在有更好的辦法嗎?你知道我又不是那種人,但是欠別人太多了,總是不好的,假如你能夠平衡自己的心態,我可以找他一次,長痛不如短痛,而且你是知道我是多麼的愛你。

可萬一張局並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樣呢?”妻子一口氣又說了好多,北方的女人就是乾脆,在溫州呆了幾年以後,把人情要當成交易來處理了。

這也許是和妻子一直從事的工作有關。

只是,這次犧牲的是我親愛的妻子,我心裡怎麼能夠破壞得了?在心情激動之余,我粗魯的分開妻子兩條細長的大腿,插入了進去。

妻子好象知道我的心情似的,盡力的張開大腿配合著我瘋狂的抽插。

一會兒,我就射進了妻子的身體裡。

翻身不理妻子管自己睡覺去了。

片刻,我偶然聽見妻子處傳來了啜泣聲。我仍然沒理她。

我仍然在為妻子剛才對我所說的話感到氣腦和憤怒。

但是,我也找不到更好的解決辦法,欠別人的債務,象是越來越沉重的壓在了我身上。

也許就讓她去玩也不是一種辦法。

就這樣,日子又平靜的過了二周。

在這二周裡,張局調到了其它局去主持工作,我和妻子再也沒談及那天關於張局的話題。

但我知道,妻子是一個非常有個性的北方女子,敢做敢為,一直來,在大的問題上,都是她拿的注重。

我的恩人搞我妻二周末快下班時,我接到了妻子打來的電話,說是今天晚上得晚一點回家,讓我別等她了。

因為平時妻子單位裡的應酬是非常多的,我到了助理的位置上工作也忙的很。

經常是晚上我到家以後,妻子還沒回來。

彼此也都習慣了溫州的夜生活。

但是,這天我等的非凡的晚,一直到12點,妻子還沒回來。

我不免的有些擔心起來了,於是就給妻子的手機打了電話。

電話響了好一會,妻子才接,好象是在一個非常安靜的地方,妻子說話有些氣急,我問妻子怎麼了?沒事吧?妻子說沒事的,讓我先睡,她呆會兒馬上回來。

妻子說沒事,於是我就安心的管自己睡了。

也不知是幾點了,我模模糊糊的被妻子上床的動作所弄醒,我問了句“幾點了”妻子說:“不早了,睡吧!”於是妻子從後面伸過來的手,溫柔的摸了我一下小弟弟,說了句,睡著了還那麼硬,就管自己睡覺去了。

自己的東東被妻子套了二把又摸了二下,漸漸的感到有些睡不著了。

於是我便轉過身去摟抱著妻子的後背,一只手輕撫著妻子的乳房另外一只手向下撫摩著妻子的陰部。

“別鬧了,快點睡覺!”妻子有些拒絕的輕聲說道。

但是我的手一觸摸到妻子的陰部,就明顯感到哪兒非常的潮濕。

於是我說妻子:“你還說不要呢,下面都已經濕了呀?”妻子沒理我。

於是我不顧妻子的反對,拔開妻子的短褲插了進去。

由於妻子始終背對著我,我自己插了會覺得沒勁,於是就快快的放了出來。

但是整個過程我覺得非常的希奇,因為妻子從來沒有這樣過的,由於結婚這些年來,妻子下面在開始時是不會輕易濕潤的,除了邊看黃色VCD時,妻子下面才會象今天這樣的。

“你今天不正常,怎麼了?”妻子仍然不理我。

我一看時間已經快凌晨一點了,便又問道:“今天晚上是單位搞活動?”妻子動了動身子,仍然不響。我在妻子後面有些火了。

這時,妻子便起身找了點衛生紙擦下面流出來的東西。

看了我一眼說道“你真想知道?”我這時有些生疏的望著妻子。

“你真想知道我就告訴你,但是在我說完以前,你不許生氣也不許插話”我沉默的不響。

這時妻子重新躺回到了我身邊,靠著我的肩膀說:“你也許已經猜到了,我就是和他在一起!”“誰?難道是張局?”其實,我對妻子自哪天談話以後,早就產生了懷疑,但是,覺得又有些不可思議。

妻子點了點頭算是默認了。

“今天早上一上班,他就給我打來電話,說是中午和我們局長一起吃飯,讓我過去一起吃”妻子看了我一眼便鼓自己說了下去。

“今天中午就我們三個人一起吃飯,我們局長說馬上提拔我到出入境治理處當副處長,還說讓我得好好的感謝張局。

這時我就坐在張局的邊上,張局在桌子下又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這時我已經十分清楚了,上次在我們家吃飯,他並沒有醉而是故意的。

由於在心理上,我覺得咱們欠他的實在太多了,盡管平時把他當成長輩看,非常的尊重他,但是,現在他有這樣暧昧的動作,又不好意思拒絕他。

於是我就讓他摸著我的大腿。

當我們局長敬酒時,張局才稍微的把手從我大腿上放下!”妻子抬頭望了我一眼又繼續的說下去。

“後來,我們王局長到外面去接個電話,這時,張局乘機在我沒有防禦時,輕輕的親了我的臉一下,當時我馬上想離開他,可無奈他的另外只手摟著我的腰使我無法脫身,便由他又親了我,這時我擔心王局進來看見多不好呀,所以我對他說,別這樣,王局會看見的。

於是,張局就鬆開了我,隨便幫我整理整理衣服,不經意的在我胸前往返撫摩了好幾回!”這時,我聽這妻子的述說,一點生氣都沒有,好象是妻子說的是與自己完全不相干的事情。

也許是,自從自己發現張局對妻子有了意思以後,心裡想,這一天遲早會發生的。

有了預備。

“後來呢?”我問道妻子繼續說了下去:“後來王局就進來了,吃完飯後,我就回到了辦公室,一個下午心跳的都不行,一直感到臉燒燒的!”“一直到下午我給你打電話前,張局給我來了個電話,問我晚上是否可以陪他聊聊天,還說家裡有事的話,他可以給我打電話幫我請假!”“我當時想,不就是陪他買衣服嗎,不會有事的,所以我就給你打了電話”“你是陪他去買衣服了嗎?”我問道“是的,我們是先去買衣服的,他、他給我也買了一件,後來他說去吃飯,於是我又陪他去了溫州大酒店吃飯,吃飯時,他敬了我好多的酒,我說非常感謝他這些年來對我們家的幫助和關心,要不是他的關心,我們現在仍然在東北呆著。

他並沒有說什麼,只是在晚飯快結束時,他才認真的對我說,想讓我到飯店的房間裡再陪陪他,假如我不願意,他不會強迫我的,而且會馬上送我回家!”“當時我並不知道他在酒店裡一直有著屬於他的套間,而且、而且心裡仍然覺得欠著他蠻多的,沒有多想,就陪他上了電梯”盡管此時在妻子的敘述中我心中布滿了醋意,但不否認也有些刺激,小弟弟覺得又硬了起來。

“後來呢?你說,沒關係的,不管你做了什麼,我其實是知道你是為了這個家”妻子在我安慰下有些結巴的說:“後來就進了他的房間”“你和他做了?”“恩”“感覺好嗎?後來的經過?恩。

妻子看了我一眼說:“進去以後,他並沒有對我怎麼樣,仍然是站在陽台上邊看夜景邊聊天,後來他說想喝點水,我一個人站在陽台上,忽然,我感到他已經站在我後面了,正當我想轉過身體時,他溫柔的從後面摟抱住我,他的二個手象是無意似的放在我胸前-----”“你說下去,我不會生氣的,我想知道每一個過程”這時,妻子有些難為情的轉過身體背對我,繼續說道:“我感到他抱著我以後,我輕輕的對他說,張局,別、別這樣好嗎?我丈夫知道了他會難過的。

張局摟著我好久不響,後來他輕輕的說了句,我真的很喜歡你,我也不想傷害你丈夫,更不願意強迫你不願意做的事情。

我聽了以後,心裡十分的感動,後、後來,張局就從後面輕吻著我的脖子。

老公,你真的不要生氣,我當時的確是非常的被動,你知道結婚這些年來,我是一個非常本份的女人。

只是這是我被第一個丈夫以外的男人摸。

心裡不免....”妻子解釋道。

其實這時我已經十分清楚他們後面在做什麼了,但是心中有種刺激的慾望強迫自己再問下去。

“你說,沒關係的,後來又發生了些什麼?”我對妻子說道。

“我在張局的摟抱中想擺脫開了的,但是,我覺得自己一點力氣也使不上,於是就任他這樣從後面抱著我看著夜景!”“漸漸的,我發覺張局的呼吸越來越急促,把我摟的越來越緊,我、我甚至可以感到張局下面的東西頂著我的臀部,我有些不自然了,我想反過身體對張局說,不要這樣”“可就當我轉過頭的瞬間,張局親吻住了我的嘴唇,並用力吸了起來。

當時我的腦子裡一片空白。

就這樣過了好久,當我回過神來時,已經感到張局的手已經穿進了我的衣服裡”這時,妻子有些害羞的彎曲了一下身子。

這時我已感到自己非常的沖動了,妻子也一定感覺到在她的敘說下,我的雞吧早也已經頂在她的二股之間。

於是我有些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拉高妻子的睡裙,又把硬雞吧插進了妻子的陰道裡。

這時,我才知道,妻子的下面在她的回憶中,早已經泛濫。

我插入妻子的陰道以後,二只手按住妻子的乳房,下面猛烈的抽動了幾下以後。

又停下來對妻子說:“你再說下去。

我想知道你們之間身發生的一切”妻子沉默不響。

“說呀?怎麼了?”我催促道。

“後面就是哪回事,和你現在做的一樣.我不想講了”妻子話音剛落,我在妻子的陰道裡又猛烈的抽插了起來,想著我的老婆在別的男人的身下。

被別人的雞吧抽插。 心裡異常的興奮。哦。老婆你被他插得舒適嗎。

妻子好象一下明白了我的思想。 恩。 用力老公。身子跟著翹動起來..。

我等到覺得自己快射時,又停下來,對著妻子說:“除了心裡不舒適以外,說真的,我還覺得非常的刺激,所以我想知道,我不會怪你對他做了什麼了,反正都已經這樣了,我只是想知道我親愛的妻子在和別人做**時,是不是也和我一樣?”在我的再三安慰下,妻子伸展了下自己的身體,轉過身體對著我,又開始說了起來:你真的不生氣喲“由於今天我下班我沒換衣服,我是有所防禦的,所以就穿了製服去的。

所以張局想著是解開我上衣扣子的,但是不那麼輕易,而且手從下面伸上來,緊緊的,他也覺得不舒適,但又怕強迫我會引起我的反感。

這時,我想反正都已經這樣了,任他去了,這樣做也算是對他這些年來幫助我們的一種回報,所以,我就對他說,慢點!”就在這時,張局想把我整個人都抱起來到裡面去,我反而冷靜下來,對張局說:“別這樣,我得和你說幾句話”張局聽了我這句話以後,人有些停住了。

於是我我接著說:“張局,我們家對你都十分的感謝和尊重,但也不知怎麼報答你,今天你想對我做什麼就做什麼,但是,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張局聽了我的話以後,眼睛都有些紅了,他說他真的非常的喜歡我,否則他不會對我這樣的,他是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

他還說,單位裡有那麼漂亮的女性,他都不曾動過心,這些年都是一個人這樣過來的,還是我是他唯一喜歡的女孩!”“我聽了以後,好象是也流淚了,於是我對張局說,我來”這時,妻子忽然不說話了。

家裡一下安靜的只聽見冰箱的聲音。

過了好久,我才低聲的問了句:“後來呢?”妻子歎了口氣又繼續道:“就在客廳和陽台之間,我對著他,自己解開了上面的製服,整個上身除了胸罩外都暴露在他的眼前”妻子看了我一眼又繼續道:“我把上衣扔到地下以後,就走了上去,輕聲的對著張局說;你想做什麼就做吧”“這時,張局看著我眼睛紅紅的說了句,我真的不想傷害你,你穿上衣服,走吧!”“我沒想到張局會竟然對我這樣說,我感到非常的意外,於是二個人就這樣僵持了好久,正當我猶豫著是穿上衣服馬上走呢,還是--------”“張局猛然把我拉到他的懷裡,對我嘴用力的親吻起來。

這時,我只是覺得自己整個人發弱,一點力氣都沒有”妻子又遲疑的看了我一眼繼續道:“張局這次在親我的同時毫不猶豫用手一下推開我的胸罩,開始撫弄起我的乳房,並且還親、親了上去”“直到我覺得有些疼了,喊道:輕點,你弄疼我了!”“這時,張局再次的把我抱起放在了床上”妻子說到這時,對我輕輕的說:“老公,下面的我不想再說了,行嗎?”我說:“我想聽”妻子調整了一下靠在我身上的姿勢,用手捻了捻我早已經硬起來的的雞吧,說道:“好吧”你也是.聽到別人操你老婆.雞吧還硬得不行.不羞.接著說;“他把我抱到床上以後,馬上就解開了我褲扣,從裡到外一下把我下身脫完了。

我有些難為情的對他說,把燈關了行嗎?但是,他並不理會我說什麼,頭埋在我二腿間就用了吸了起來!”“我在被動中,被他這麼一吸,整個人都有些發飄了,腳腳不由自主的伸的直直的,他在吸的過程中不斷的扒開我的大腿,由於他的頭在中間,我想著是不應該這樣的姿勢,尤其在一個生疏人面前把二條腿打開的大大的,但是,老公我沒辦法!”“他在吸吻中抬頭問了我一句:舒適嗎?”“恩”我在模模糊糊中回答了他。

可其實,在他吸舔過程中,我已經來過一次高潮了,流出來的東西他全部咽了下去。

當他爬上我的身子把我壓在下面想再次親我時,我說:別!臭!““可當卻說,都是你自己的,好臭,說著捻了我一下鼻子。

我難為情的別過臉去”“是象我這麼吸你嗎”我酸溜溜的問道妻子打了我一胸脯說道“你才沒那麼用力呢”這時,妻子的精神狀態已完全放鬆,情緒上不再有剛才的緊張和不安。

“後來呢?”我問道妻子又抓了一下我的雞吧說道:“後來他爬上來想讓我看他的雞吧,我緊閉上眼睛,他就用腿分開我已經合攏的雙腿,想插進來”“我說,給我點紙讓我擦一下,正當我想抬身時,他又用力吸我的乳房,你看,這裡都給他吸出印自來了”妻子說著,讓我去看她的一只乳房,有些暗紫色,我心疼的撫摩著問她:“疼嗎?”妻子摟著我的頭說“現在不疼了”我親了親妻子有痕跡的地方。

妻子又繼續說了下去:“不知他是緊張還是長久沒做**了,他的東西在我下面插了好半天都進不去,而且,頂的我四周疼疼的,我又不好去引導他進來,於是我就努力的把腿打的開開的,好不輕易,他才插了進去”這時,妻子有些激動的說“他的哪個東西真的好粗,把我下面漲的滿滿的”妻子休息了會,看看我的反應,隨便又摸了一下我雞吧說道:“你這人也是的,聽妻子和別人做**自己竟然又硬起來的”其實妻子不懂男人的心理,盡管心理非常的不願意,但是這種感覺給身體所帶來的刺激是前所未有的。

我推了妻子讓她繼續說下去。

妻子這時“吱”的一聲笑了起來,我問她笑什麼?插進來再說吧.說著把我的雞雞又放進逼裡.“其實張局挺有意思的,我剛體會到他插進來那種粗漲的感覺,就馬上覺得他在我裡面射了出來,一陣陣的,射了好多好多”妻子這時不好意思的把頭埋在了我胸懷裡。

“怎麼了”我問道妻子好一會才繼續說下去:“也許是他好久沒接觸女人了,一碰到我,剛進入就射了出來,我本來不想讓他射進去的,但是他太快了,一點都來不及反應過來,他射完以後就叭在我身上一動不動了。

我擔心他的東西會使我懷孕,使勁的把他推開,顧自己去了衛生間”“我從衛生間出來時,全身赤裸裸的,看到他仍然赤身裸體的靠在床上,我這才看清他肚皮下面的哪個東西又粗又大,而且龜頭黑黑的,還沒完全軟下去,我顯得有些難為情,第一次被你以外的男人這麼看著,於是我趕緊想穿衣服”“他說:我真美,正當我預備穿衣服時,他又過來把我抱起來放在床上,說是躺會兒再穿,於是我就想拉過床單蓋住自己的身體,可他不讓,又把我壓在身下親我的乳房”聽妻子說到這兒,我再要堅持不住了,打開妻子的雙腿讓自己的雞吧插進了妻子的身體裡抽插起來。

我邊抽動邊問妻子:“再後呢?”妻子在我的抽動下,有些興奮起來,可以感覺到妻子陰道裡流出乳白色閃亮的淫水,已順著會陰淌到屁股兩側……妻子嘴巴裡發出了“噢……啊……”令人消魂的呼應,豐滿而秀麗的屁股不由自主地配合身上的我而扭動著,她清麗的臉上,洋溢著性快感的沉醉光澤……我忍不住將手探到雞巴下面妻子陰道口與肛門之間,在她會陰部位輕輕捏摸,“噢……喔……”,妻子的呻吟更加強烈,妻子的淫水已經順著屁股淌到床單上…你喜歡他的雞吧嗎..。

喜歡..被別的男人插入。並不是感覺更好。而是想起來更叫人興奮。還要他操嗎。老婆。

你同意就要。哦。你操死我了我聽著再也忍不住了,又一次的在妻子身體裡射了精。

當我再次從妻子身體上下來時,妻子仍然還沉靜在剛才性愛給她帶來的興奮之中。

“他後來又玩你了嗎?”我問道妻子歎了口氣說道:“沒想到剛射完精的他,下面又硬了起來,想分開我的腿再次的插入”妻子看了我眼繼續說道“其實我心理是不希望再和他做**了,開始的激動已經失去了好多,於是我輕輕的對他說:我先用手幫你行不?”“他沒回答我,於是我就用手嘗試著去觸摸他的小弟弟,好硬,就跟你剛才的差不多”“他的雞吧到底是怎麼樣的?”我問道“和你差不多的,只是他的龜頭非凡的大,好粗,比你的要粗許多”妻子說著又捏了捏我的雞吧說道“就這樣,他一只手大把捏揉著我的乳房,擰住我的乳頭不放……另外一只手在我的陰道口時進時出,我也同樣的在套弄著他的東西,我的一只手感到有些捏不過來,我努力的使每一次套弄都是從上往下的,盡可能使他的龜頭完全的暴露出來,並且用大拇指在他龜頭的射精口往返的刺激著他,有時,我故意把他的射精口扒的大大的,或者用手指甲削進他的射精口裡,我可以體會得到,他感到非常的刺激和難受!”“這時,我感到他有推我頭的意思,我知道他想讓我去親他的,但是,我拒絕了,我告訴他,下面今天可以隨他弄,但是,我不會去含你的東西”“他也沒強迫我,就這樣在我的套弄下,我感到他身體有些直了起來,我知道他可能又快要射了,果然,他在我手裡的雞吧,一跳一跳的又射了出來,而且射的好遠,甚至都沾到了我的臉上!”“我沒想到,都50歲的老頭了,還那麼的厲害”“後來你們還有身體的直接接觸嗎?”我仍然關心的問道“他這次射在床單上以後,好象是感到有些疲憊了,我的手也感到酸酸的,下面也感到有些火辣辣的,是不是被他弄破了?我正想著!”“休息了一會以後,我再次的去了衛生間預備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