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艳情武侠  »  【喇叭公主】(全)作者:不详本站 域名www.2XBXB.com
【喇叭公主】(全)作者:不详
字数:55763
TXT包:   (49.85 KB)   (49.85 KB)
下载次数: 77






                序章

  话说怠忽机车的准备工作是拓也最大的过错,再加上路面和机车都被雨淋湿了,是故障的最大原因。

  拓也发觉到速度已经超速很多时,要踩刹车已经太晚了。

  「啊!刹车坏了!」

  拓也使出更大的力量紧握着刹车,但是机车的速度全然没有减速,进入了弯道。

  「喂┅怎么没有作用呢?」狼狈的声音响彻周围。

  尽管如此机车的速度在尽了最大力量修正蛇行之后,还是超速了许多。机车通过没有铺设柏油的路面。

  眼前到了没有防护栏的弯道,他拼命想修正机车的方向,但机车前轮逐渐偏向路边,终于被抛向什么都没有的空间。

  眼前宽广的景色正是断崖绝壁,机车速度很快被抛向空中。

  「呜、呜啊、啊┅」

  拓也只能惨叫┅

***********************************
  铅色的乌云笼罩着整座山,布满了厚厚的一层。

  平时可以眺望高地的景色,但是因为浓雾的关系而变成灰蒙没有色彩的景色。
  在这边感觉不到文明的气息┅四周围虽然布满绿色的景物,却在这深山的景观里显得格外的充满杀气。

  墓碑的存在像是溶入这个情景。这是用大理石磨光刻制的,在被阴冷的雨滴所淋湿而映出阴冷的光线。

  在青铜的金属板上,刻满了已故者的名字。

  记载在上面的逝世日期是三年前的今天。

  少女手捧鲜花,向深眠于墓碑下的双亲说话。

  「爸爸!妈妈┅」

  没有泪水,只是在碧色的瞳孔中浮现出忧伤的表情。从父母骤逝后已经过了三年,忧伤的表情迄今也未变。

  忽然!雨伞上滴下的水滴,淋湿少女黑色连身裙的肩口。

  有个人,从背后拿手帕悄悄的擦拭雨滴。

  「姬乃,要好好撑伞喔,要不然会感冒。」

  「爷爷┅」叫做姬乃的少女有些惊慌似地回头看。

  后方是一位身穿着黑色西装,举止温雅的老人,单手撑着伞伫立着。

  他留着络腮胡,温和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丝的笑容。

  「从那时到今天已经三年了吧!┅不长不短的三年。」

  「┅」姬乃没有回答。

  对她而言,这是件没有必要说出口的事实。老人往前踏出一步,在墓前细说着。

  「你们的女儿已经长得这么大了,已经几乎是个大小姐了。」

  听到这些话,姬乃脸上浮出羞怯的表情。

  然后马上后悔,女性羞得红起脸是欠缺教养的,她发觉了这一点。

  老人稍微改变了表情,对着墓碑诉说着苦言。

  「养育姬乃其实是你们的工作。看到女儿穿结婚礼服,才能说是完成父母亲的责任┅但你们擅自抛下姬乃和我,而先离开人世间。」

  有点开玩笑的样子,但这一番话是对过世的人的怜惜之情。

  或许是察觉爷爷的心情了,姬乃只是默默的贴近爷爷的身旁。

  「呜,呜啊,啊┅」这时候山中传来年青男孩惨叫声的回音。

  接着┅像是引擎的爆炸声和土石的崩落声不断的持续着。

  「什么声音呢?」

  「好像是从那边传来的┅」

  惊讶的老人带着姬乃离开高台,往发出声音的方向去看看。

  这时┅在顺着山坡的小路前进大约二百公尺远的地方,有个男人躺在那边。
  那个男孩穿的骑士装到处残破不堪,露出浑身是血的皮肤。

  在旁边,横躺着一部量产型工厂赛车。引擎空转的重低音,震荡着附近的空气。刚刚的大声响,好像是这个男孩和机车所发出的。

  「为什么,有人会掉入这样的地方呢?」

  老人纳闷的自言自语┅这一点也不奇怪。

  纵使公车、电车都没经过,到最近的山脚下的街道,走路也要花上半天以上时间的山中,居住的人只有他和姬乃,不会有人造访这座深山的。

  而且,看到散乱在一旁的大背包,就晓得这个青年无论如何也不是当地人。
  老人把他视为可疑人物。

  但是,不论他是谁,这个男子身负重伤是千真万确的。

  「姬乃!」

  老人对姬乃使个眼色后,姬乃了解了爷爷的意思,也不介意衣服会被弄脏,而将这青年抱起。

  「┅你还好吧?」提心吊胆的问这男孩子,但是没有反应。

  「爷爷┅」

  「还有些许气息,再叫一次看看。」

  听从爷爷的指示,姬乃再一次呼叫这位青年。

  「振作一点┅」

  这个声音,好像把这青年的意识拉了回来。过一会儿,这个男子微微的张开眼睛,一边呻吟着。

  「奶┅奶是谁┅?」

  「什么?」

  突然被这样问到,姬乃反射性的回答。

  「姬乃,我叫黑岩姬乃。」

  「黑、黑岩姬乃┅」

  这位青年拓也,口中重覆着她的名字的时候,又再次昏过去。

  「┅!」

  姬乃吞了一口气,慌张的注视着爷爷的面孔。

  老人虽然惊讶,却很沈着。

  「不用担心,他只是昏了过去。首先,把这个青年抬进屋内。」

  听完他这番话,姬乃沈默地点点头。

  姬乃和爷爷,还有重伤的青年拓也。

  这三人若未相逢的话,也许命运并不会玩弄他们。

  但是他们还是相遇了。

  这次的相遇,是结束三人的平常生活。

  将他们导向非平常的懈逅。

  命运彻底的改变了。

  还没有人能察觉到这个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