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艳情武侠  »  崂山十八法本站 域名www.2XBXB.com
崂山十八法

本帖最后由 尾行火星人 于 2009-9-14 20:14 编辑

江湖里不乏各路好手,在蓝磬挑□之下,各路好手齐聚云南府大道,为的只是一本旷世奇书“百阴化阳经”,本来只是一本名不见经传的经书 但因陵禁宫宫主千丝婆婆在无意间发现这本古书,并习得其中第一与第二式,就因为如此而打败蓝磬,蓝磬无法接受这羞辱,于是到处宣传“百阴化阳经”这是一本奇书,只要谁拿到就可独走江湖,无人可敌,不少江湖的好手,都想要分这杯美羹。

  这时,在路上的幻化夫妇俩,过了树林之后,看到的是一片草原,原本以为出了树林,应该就可以安全无恙,没想到从数林飞来几支飞镖,还好他们闪的快,说道:「谁,竟敢偷袭我们夫妇俩。」接着就冲进数林,只见射镖的在树林以飞快速度变幻位置,只能稍微看到影子闪烁,这人必不是中原人,这不像中原的轻功,大概是大漠或是倭奴国人士,一下子这人突然出现在幻化夫妇前面以忍者的短刃劈开他俩腰身,只见他们夫妇俩倒下,就在这人在检视他们俩的尸首时,见幻化夫妇从这人身后点了这人的昏穴,将他面罩摘下来,竟是个女子,地下尸首化为白烟散去,心里想:「这人竟不晓得我们擅长脱身术,未免也太小看中原人了。」幻化老妇说 :「不如我就换个躯壳吧。」这女子面貌清秀,看起来楚楚动人,难得活捉这样一个女子,武功又不差,接着幻化老妇使出一生只能用一次的幻化合体术,这招没几人会,连他丈夫幻化老叟都不会用,老妇抱住那女子,将嘴唇贴紧女子,慢慢的见老妇的身子缩小,血色黯淡,一鼓气在女子筋脉游走,老妇身子像破掉一洞一洞的肉皮,不一会女子醒了,手里也多了玉环,里面有那女子的元神。幻化老妇道别了幻化老叟,约好在云南府大道见,她先行到飞孜客栈去了解各个高手的动静,因为没人认识她。对了还不知道这身躯的名字,就叫芙蓉吧!首先还是要先换套衣服,穿着这身忍服,还真不好受,便以飞快速度来到飞孜客栈,准备换套衣裙。

  一口气就飞上二楼窗边,只见江湖粗汉马部虚正抓着一名妓女的胸部,那姑娘脱身露体,那一身粉肉,有如两座高山,高高直立着,在那光滑的小腹下面,两只伸长玉腿的尽处,一把黑得发光的阴毛,那红似石柳,两片大阴唇,像是晨露滋润样地鲜红可爱,这一切把那马部虚看狂了。

  脸上却又如潮似涌起阵阵少女的脸红,本来这姑娘长的又娇又白,脸红潮涌,更显得明艳动人,春心不由起了一阵涟漪,浑然忘我似的,小穴里的淫水也随之流了出来。

  大鸡巴一抽一抖地在妓女那两片阴唇上,使得妓女又好奇又清松,不由得那一双秋水似的大眼睛,向下一看,目不转瞬地,一双大眼睛死在那根特大号的阳具上瞪着,好像看到一餐美好的酒菜,忍不住连口水都流了出来,上头用手紧抱住马部虚,下头那小穴紧压住那火红的大鸡巴,一面用手无限怜惜地在她那秀发上轻摸,缓缓地把嘴唇送了上来,吻住了妓女。

  马部虚把嘴唇缓缓移到妓女的酥胸吻摩着,然后用左手缓缓地把妓女那修长的两条玉腿分了开,手指轻轻地在淫水外溢的阴户之上,转动,振动地抚按了起来,妓女受如此的刺激,经马部虚如此一逗,全身颤抖得比得了阴塞功还利害,阴户的粉红色淫水有如山洪不断的泄了出来,而阴道里面更是如有小虫蠕动一般,奇养无比,刺激得使她不由自主的将那沾满淫水的浑圆肥臀,用力地向上一高一低地挺送着,忽然又转身使劲地拥抱住马部虚,颤动的声音,于是马部虚忙将那淫水在那火红的鸡巴四周湿润着,轻轻地用手去分开那紧闭的两片阴唇,挺着那根大鸡巴在妓女的桃园洞口作试探性的进入,急得妓女一张漂亮的面目又更加通红,两排雪白的牙齿更是咬得咯咯作响,那浑圆的屁股又是向上挺,口里更是发出那人的淫声。

  马部虚那根火红的大鸡巴,一直插到妓女的子宫口,顶住花心,妓女才轻轻的喘着一口气,妓女双手环腰紧紧抱住了马部虚,脸部一摆,把舌头吐出到马部虚的口中,两条玉腿,分支在床上,迎合着马部虚下插的姿势,用力一挺,那丰满的臀部,已主动的打转着,阴户深处的子宫口,更似小嘴似的,一吸一收的吻住马部虚的龟头,使他徒生快感。

  马部虚龟头被吸吮的浑然忘我,妓女一直配合着马部虚的动作,上迎下挺,淫水不断地向外猛泻,从屁股沟里,一直流到那洁白的床单里。这使得妓女的动作又激烈起来,似乎马部虚那鸡巴的抽动已配合不上她了。妓女双手紧紧抱住马部虚的臀部,大屁股没命地往上挺,,口里的浪叫之声,更加大了。

  马部虚的动作也随之加快,浅浅深深,又翻又搅,又是猛插,一插到底,抵紧了妓女的子宫口,猛吸起来,当那龟头在吸阴精时,不自觉地吸住了妓女的穴心,这时马部虚依然不停的冲刺着,身体下面的妓女,娇弱无力的哼叫着,满头秀发,凌乱地散在枕头之上,脸上的光辉,似乎感觉到很满足的样子。

  这时马部虚的龟头,感到一阵烫热,急忙连冲一阵,后脊一麻,也把精液滋滋地漏在妓女的阴户里。

  在窗外一旁偷看的芙蓉,早已春心荡漾,真想享受那鱼水之欢,没想到妓院竟有如此标致的少女,看来破瓜没几时,连那两片大阴唇,像是晨露滋润样地鲜红可爱,真是不可多得,对了!得赶紧换衣服,要怎么拿到那妓女的衣物呢?用幻化销魂术好了,让他们幻想自己与对方做爱一直到两人精神衰竭而睡去,接着看芙蓉念起咒语,只见马部虚与妓女不停爱抚自己,感觉很舒服似的,两人内功都并不高,而且刚交欢完,一下子就被催眠了。

  芙蓉脱掉身上的忍服,内面还有一件捆衣,把捆衣又去了,才露出一抹酥胸,两峰嫩乳,纤细柳腰,屁股高耸,大腿肥白,小腿细嫩,这身躯竟是如此妖媚,被捆衣包住还真是看不出来,在旁的妓女也未必能比得上,捡起床铺旁的衣物,迅速的穿上,一旁的两人都没发现,仍沉醉在迷梦世界,正要走时发现一条手帕,上面刻着“仇毓”,这不是一指追魂仇天的宝贝女儿吗?这妓女竟然是仇毓,难道她当妓女是有阴谋,算了不关我的事,还是先行离开这里吧!

  正从上雍赶来的幻崆大师与云飞山庄的李佩蓉,还有随行的燕擎天,是为了要阻止这一场争夺奇书的大战而来,他们要先避免因蓝磬的一己之怨,使得武林不安宁,不好的是挡在他们面前的乌山二妖麻山八掌妖婆与八荒毒嫂,相当不好对付,麻山八掌妖婆先是用出痼疾掌往幻崆大师与李佩蓉击去,光是一掌击中就可以令人血脉逆流,何况是八掌,要是全击中不死也难,幻崆大师与李佩蓉分别使出圣气鼎与顺气漂,在掌还未到前,就已退后了几步,顺着掌气浮动,李佩蓉拿出青霜宝剑向 麻山八掌妖婆斩去,剑竟然被左四掌接住,反转了一下,佩蓉险些把剑给掉了,幻崆大师运气飞了过来,给麻山八掌妖婆胸口一击,用手臂往麻山八掌妖婆撞去,在一旁八荒毒嫂与燕擎天也是战的难分难解,你往我。

  这时恰巧路过的伏雷公子何劲,见李佩蓉颇有几分姿色,想要加入她那一方,李佩蓉使出“寒梅吐蕊”“落叶飞花”“天外来鸿”几悍招都被 瞻八掌妖婆闪开,跑到两妖后的伏雷公子使出“伏雷劈”像一片闪电墙往她俩撞去,两妖来不及闪开这突来的一击,双双被击中,不巧的是被强光刺眼的李佩蓉被掌气与余雷给击中,几乎昏迷不醒,幻崆大师与燕擎天也被震到,还好伤的不重,乌山二妖见情势不利再战,起身运功飞速离去,伏雷公子见佩蓉受重伤,懊悔失手,就不再追去,赶紧扶起李佩蓉,给她点了璇玑穴,怕她血脉逆流而死。

  幻崆大师赶紧过来看了一下佩蓉,说道:「这样一来不妙,这种伤势就算救活,也是行尸走肉,只有找怪医鲁凯了,但这家伙脾气古怪,行事不按牌理出牌,有时找了也是白找。」燕擎天说道:「还是试看看好了,伏雷公子你也一同去你吧,你对她似乎蛮锺情的。」伏雷公子说:「要上那去找怪医鲁凯呢?」幻崆大师说:「在前方十几里路上,现在就走吧。」在归云阁的那头,垂柳掩映,粉墙绿瓦自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