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艳情武侠  »  小楼一夜听春雨本站 域名www.2XBXB.com
小楼一夜听春雨

  小楼一夜听春雨(上)前世江南。

  听雨轩。

  春雨如丝。

  冷华卸去身上的罗裳,站在铜镜前,无情的岁月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乌黑的长发随意的披散下来,面庞上略带淡淡的哀愁,美目中还蕴藏着一层雾气,使她笼\罩在一种神秘的面纱下面,让人只想揭开她内心的秘密。

  一对柔若无骨的纤手抚上高耸的双峰,鲜红的蓓蕾依旧怒放,平坦的小腹上没有一丝赘肉,两腿间茸茸的芳草随着一阵涟漪轻轻摇摆,似乎在埋怨无人到访。

  冷华叹了口气,跨入飘满鲜花的水池,斜依在池边,那对勾魂夺魄的明眸缓缓的闭了起来,身子在兰汤中稍稍扭动了一下,吁出一口长气。

  小楼外,细雨连绵,沙沙的声响掩盖了一个男子的喘息。他一直隐藏在树後,身为出色的杀手,本不应该发出这种声音,可是,面对如此动人的娇躯,如果没有点反应,那他男性的功能也就值得怀疑了。

  心终於平静下来,他知道这是他唯一的机会,如果不是魔教搞什麽所谓的「天下一统」庆功大会,他也没办法接近这座小楼,更不会见到如此香艳的场面。

  他握紧手中的长剑,在一声轰隆的春雷声中,在树身上猛的一踹,藉着足底的冲力,人剑合一,向屋中的冷华疾射。

  就在他动手的同时,池水忽然有了变化,一股刺骨的杀气从水中罩向冷华的小腹,配合的恰到好处。

  冷华原本极其安详的面庞上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左手一招,十几片花瓣便射向男子身上的要害,右手则重重的往水面上拍去,顺势从水中跃了出来。

  「万点繁星」!男子手腕急抖,十数道剑光不分先後的将花瓣击落,余势不歇,仍然刺向赤裸的冷华。

  就在剑光临身的瞬间,男子忽然失去所有力道,重重的摔在地上,眼神涣散,满脸的不信,眉心正中却有一个血洞!正是冷华随手弹出的一颗水珠之功!

  冷华这才转过身来,只见池中浮起一具冰棺材,一个身着黑色水靠的女子被封在当中,一样是满脸的惊讶。

  「原来是天诛门的「夫妻双杀」,」冷华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既然你老公已经死了,我就做做好事,让你们早日团聚吧!」说完,双手一合,「轰」的一声巨响,冰棺材化为齑粉,将满池的清水染成一片艳红!

  「看来我的「冰封诀」还未全功,居然只冻住了这麽一点点。」冷华喃喃的低语着,走到窗前,推开窗子,凝视外面那凄迷的一切。春风卷着细雨打她赤裸的身躯上,傲人的曲线袒露在外,丝毫不担心旁人的窥视,她知道没有人敢暗中偷看她,因为那样的结果只有死,除了一个人。

  「啊,又下雨了,天哥!你到底在哪里呀?」她在窗前凝立了半晌,终於转身步上二层,从床头的暗格中取出一个朱红色的匣子,拿出里面的事物细细摩挲起来,脸上竟浮现万种柔情。

  「天哥!你可知道我一直在等你啊!」而在她手里把玩着的,赫然是一条男子的尘根!

  七年前,一样的春雨如丝。

  冷华开始後悔没有听师傅的劝告,在强敌环伺的当口,孤身一人前往武夷山,寻找传说中的神剑。终於落入敌人的陷阱,虽能杀出重围,可也被少林的老和尚劈了一掌,最要命的是居然中了「毒宗」的暗器。

  肩头上已经开始麻木,自己的功力只能暂时延缓毒性发作的时间,再不找地方医治的话,小命可就要送在这里了。可是,身後还有十数名高手紧追不舍,凭冷华现在所剩的武功,一个江湖上的三流人物也能将她收拾了,更何况後面的那群人中至少还有两个一流高手。

  忽然间,冷华在林木的缝隙中发现前方不远处露出一间茅草屋,像是有人居住的样子,她已顾不上思忖这是否又是一个陷阱,总之,如果遇上敌人,大不了拚死一搏;要是万幸碰到魔门中人,或许可以逃过此劫。她运\起残余的力气,向茅草屋奔去。

  就当她距离屋门还有三丈的时候,身上的内伤发作起来,冷华顿觉天旋a转,跌坐在地,再也无法寸进半步。追踪的敌人也到了,十几个人都是满面诧异,仔细的打量着这个意外出现的小屋。

  一个面若重枣的中年汉子朗声道:「在下岭南秦仲,和几位朋友围剿魔门妖女,不知哪位同道在此居住,冒犯之处,还请海涵。」其中一个瘦小的男子最是性急,见无人应答,手中的钢刀便削向花容惨淡的冷华,一边还恶狠狠的叫着:「妖女,今天就让你死在我「九尾狐」樊龙的手上!」冷华心下一凉,瞑目待死,其余人也略微偏过头去,彷佛不忍心看着这个如花的少女溅血三尺的惨状。

  「嗖」的一声,一杆长枪划空而出,插在地上,枪尾颤动,挡在冷华的面前。

  樊龙唬了一跳,连退数步,凝神观瞧。只见一名眉清目秀的弱冠少年从屋中掠了出来,抄起长枪,打量众人。

  秦仲上前一步,拱手道:「这位少侠,看你一脸正气,必是我道中人,我们来此并无恶意,只想为武林除害,还请行个方便。」少年道:「大叔不必多礼,只是这麽多人欺负一个弱小的女子,传了出去恐怕有损正道的名声。」「除魔卫道,正是我等的职责。」「话虽如此,看这女子年纪轻轻,想也无甚恶行,不如给她一个机会好了。

  」「你小子罗嗦什麽!老子说杀就得杀!」樊龙先前吃瘪,早已怒气上涌,又见对方居然是个少年,说话也就没那麽客气。

  少年的眼光扫了他一眼,冷哼一声,并不多言。

  「你他妈的什麽意思?瞧不起老子是不是?」少年有向秦仲说道:「据我所知,「九尾狐」也不算什麽正派人士,你们怎麽会走到一起来的?」秦仲面露尴尬,道:「魔门作恶多端,武林中人都得而诛之,樊兄已弃暗投明,现在是我们的同伴。」「哦?既然他能改过,为何大叔不能给这名女子一个机会?」秦仲一时无言以对,樊龙早按奈不住,上前道:「小子让开,别耽误大伙的时间,要不然连你也一起宰了!」少年见秦仲无意阻拦,双眉一扬,道:「这件事我管定了,各位请回吧!」樊龙大怒,钢刀「力劈华山」,砍向少年,少年也不惊慌,单手握枪,迎了上去,枪尖在空中突地射出一条白芒,正点在刀头上,樊龙只觉得手上一热,一把单刀已被少年震成十七、八截。

  秦仲距离最近,看的清楚,脱口叫道:「浩然正气!少侠是药王谷的人?」少年傲然道:「正是。还请各位给在下一点薄面,放过这女子吧!」「药王谷」是武林三大禁地之一,谷主「神医圣手」更是名列天下英雄榜的第五位,只是大家都只记得他医术高超,很少有人见他施展过武功,可见过的人都称其「浩然正气」乃武林一绝,江湖上的排名只是因为他不喜与人争斗,所以才屈居第五。

  秦仲心中思量,看这少年的武功,已有了七重「浩然正气」的功力,在场众人即便联手,也决讨不了好去,不如先行退去,再做打算,这样还可以和药王谷攀点交情,以後有什麽伤病,也不用发愁了。

  「既然少侠在此,想这妖女也会感激你的救命之恩,就由少侠将她带去,希望可以化解她的戾气,就此别过,後会有期。」「小侄杨天谢过大叔。」秦仲点点头,带着众人去了。

  冷华一直坐在地上,静静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直到少年微笑着将手伸向自己,紧绷的神经终於松弛下来,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冷华在昏昏沉沉中,只觉得有人在自己身边转来转去,不停的忙碌着。忽然肩头一凉,又突的一热,她这才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