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长篇连载  »  【古典】【春灯秘史】【卷二 6-10回】【连载 】【完】作者:不详本站 域名www.2XBXB.com
【古典】【春灯秘史】【卷二 6-10回】【连载 】【完】作者:不详
春灯谜史卷之二
??????
? ? ? ?第六回 金华调春药彩战 潘韩被采碎花心
? ? ? ?
? ? ? ?话说三人盟了誓愿,在明月下嘻笑多会,娇娘道:“咱们既成了夫妇,今夜一定尽个夫妇之欢,方见得爱恩的实落处.”俊娥此时在月色下见金华眉目清秀,无限风流,早已引得心迷无主,又见娇娘说了尽夫妇之欢的话儿,遂用声答道:“这便使得.”金华道:“此处终非快乐之地,何不到楼上去玩耍哩。”丫环旁边道:“那到妙极。

  ”大家悄悄的上了楼来,娇娘和丫环道:“你且细细听听,看前楼有甚动静无有。”丫环真个在窗下听了一听,对娇娘道:“一毫的动静也没有。”大家方才安心,楼窗仍是开着,被月光照得雪亮。娇娘叫丫环抬过一张圆月桌儿,被月光一照,似血点一般的明亮,自已到碧沙厨下把了一壶状元红的酒儿,取了三个羊脂玉的酒杯,又拿了三双象牙筷儿放在桌上,又把自已收拾的上样果品摆了十二群盏,丫环又端过三把葡萄椅子,丫环升了一个火炉,将酒爆热,娇娘满斟一杯,送至金华面前,金华心中欢喜,把一杯酒儿一气饮在腹内。俊娥见金华饮,也把起壶来,斟了一杯,双手送与金华,金华用两手接过了,也一气饮。金华道:“小生既然饮干娘子的酒,小生愿每位也奉敬一杯,但不知娘子肯赐小生留一薄面否?”二人一齐答道:“郎君说话何太谦之甚也,就夫妇之理而论,夫尊也,妇卑也,妇敬夫,礼之当也,今郎君到回敬妾等,妾不敢不领郎君之厚意,何郎君反曰留一薄面乎,是罪妾之甚也。”金华听罢喜不自胜,遂把了壶各斟一杯,俊娥与娇娘酒量原浅,这一杯酒刚饮下肚中,二人早已粉面微红,桃腮添朱矣。金华知他二人不会吃酒,往下也就不让他了。金华就月色把俊娥一看,只见美貌幽妍,比先更觉标致,再把娇娘一看,只觉比昨夜更美百倍,引的个金华荡荡悠悠,心里不知着落在何处,把酒也忘了吃了,将眼儿瞅着俊娥,只不转睛,俊娥也将眼瞅着金华,并不惜眼。娇娘戏笑道:“你二人到也有些情趣,眉眼吊的却也热闹。

  ”俊娥道:“你这小蹄子管的到也严紧,你怎么这么严紧的时候,却连自已的小[毛比][毛秋]管不住哩。”娇娘亦戏笑道:“姐姐要笑话你妹妹,叫妹妹看将起来,姐姐那个小[毛必][毛秋]也没甚么大藏掖头了。”金华笑道:“你姐妹二人不必彼此较长论短,咱三人耍尽鱼水之欢,这是大事。”俊娥道:“妾菲陋无貌,郎君何怜妾之甚!”

  金郎道:“若以二子这般美貌,以菲陋自称,则天地间真正菲陋者当无尺寸之地矣。”金华说罢,便用手捧过俊娥的脸来,亲了一个嘴儿,俊娥也搬过金华的脸儿亲了一个嘴,俊娥把舌头儿往金华的玉泉着实吸了一会,金华把自已的舌儿压住俊娥的舌儿用力呜咂,咂得个俊娥身上出了许多麻麻的香汗,一对舌头就口中打,打了半晌架,彼此方才抽出来。俊娥坐在床上把眼一瞟,只见金华裤裆似一根棒撑在里边的一样,又连连得物暴跳不止。那娇娘旁边把眼瞅着只笑,俊娥也是看着只笑,金华道:“你二人笑的甚么?”俊娥道:“你猜俺笑甚么?”金华猛往腿夹中一看,只见真挺挺的把裤裆顶得大高,又见他两个的眼儿正正的瞅着,遂用声说道:“你二人原为如此而笑。”俊娥与娇娘一齐暗暗的连应了几声。金华道:“你两个笑他,心中自然是想见他,待把他拿出来,与你二人看上个真的,岂不是好。”二人连声应道:“使得,使得。”金华把自已裤带儿解开,将裤子脱去,把阳物突然露出来,似铁硬一般,立正正的对着,俊娥与娇娘此时淫水直流,把裤子湿了半边。俊娥拿手将金华的阳物一攒,只觉似火热一般,金华把俊娥一搂,用手去解俊娥的裤带儿。谁料这带儿结得十分结实,一时不能解开,俊娥着急道:“这是怎说?”娇娘看时,把一个绿绸带儿结成一个死扣儿,娇娘替他解了半晌,方才解开。金华见带儿开了,用手把裤子顿下来,露出白光的一个腚来,比就一片绵花瓜子一样。金华用手又将俊娥的腚儿拍了一拍,只见裤颤颤软浓浓比就凉粉块儿一样。金华看了,心里跳作一团,阳物只硬的爆跳不止。俊娥将两条雪白的腿儿架在金华肩上,金华把俊娥的阴户一摸,到也十分滑溜,又用两手往阴户往两边一分,分作一个空儿,把阳物拿在阴户门口,才得要往里入,只见娇娘用手指从自已口中取了一些津
(图片不全点击看大图,BT链接注意去掉空格即可下载)
最新最快的成人色图及下载,尽在台湾佬www.!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百度搜藏 QQ收藏 豆瓣网 百度空间 液,往金华阳物茎上抹个满满的,娇娘又对金华道:“这岂不容易入些么。”金华又与娇娘说道:“我的娇娇,你却十分在行哩。”俊娥心急道:“郎君如何不幸妾哩?我是心急了。”金华又与俊娥亲嘴道:“我的乖乖,你比我还心急么?”口里正说着话,下边把阳物往里一入,见已进入三寸来的。俊娥猛然觉疼,把身子往後一退,金华随着他的身子往前又一入,又进了寸余。俊娥又叫了一声疼,往後又一退,金华挺着身子往前着实一入,俊娥便把眼一闭,把牙一咬,疼了一身香汗,把一个恁般大的家伙全全的入在俊娥小小的阴户里头,娇娘戏说道:“姐姐的口却不大,这块肉吃的不少。”俊娥疼着笑道:“都是吃了你这小蹄子的亏了。”金华道:“你二人都不吃亏哩,还是我自已吃亏了。”俊娥笑道:“你个浪汉子,吃甚亏哩?”金华笑道:“我好好的一孤囵子肉,从你们吐在肚里着实大口小口的吃,这还罢了,吃完了肉还不饶我哩。”俊娥与娇娘一齐说道:“你把那不饶你处再说说。”金华笑道:“你们吃完了肉时,还要挤我的骨髓油哩。”金华说罢,三人雅雅得笑了一会。俊娥这阴户原小,被金华这五寸多长的东西一撑,只觉周围撑得紧邦邦的,疼殷殷的,大有不甚痛快的意思。金华此时欲火烧身,那里顾这俊娥的疼痒,便把俊娥的身子往外抱了一抱,抱到床沿上,又把他两条小腿儿从肩膀上拿在手中,两支小脚儿仰在半悬空里。金华把他脸上模样一看,比一朵才出水的芙蓉更觉娇嫩。金华淫心顿发,色胆狂荡,与俊娥亲了两个嘴儿,下边的阳物胀发无比,便缓出缓入了一会。俊娥才有些快活的光景,遂与金华道:“郎君何出入太迟也?”金华道:“我的乖乖疼痛,故此迟些出入。”俊娥道:“其先觉着有些疼痛些,及至你刚才入了这一会,便不觉疼了,只是微微的觉着肉里有些痒快的意思。”金华听说这话,喜得心中迷迷,重整旗枪,把阳物从新抽至龟头抽出大入,入了有三五百入,入得俊娥燕语稠密,莺声缭绕。金华歇了一歇,一连又入了五七百入,入得个俊娥阴精连泄两次,四肢无力,金华入够多时,方才顶住花心,大泄在洞主以上。俊娥一个处女,从未经这样雨露,被金华这精一泄,只烫得魂消魄散,骨缝痒愉,闭目不开,金华知是昏去,便一口气接住,半晌方才醒来,对金华道:“我的亲亲郎君,妾如今才晓得男女之乐矣,恨一时不能急嫁郎君,咱们朝朝快乐,夜夜风流,这便怎处?”金华安慰道:“娘子何须这样多虑,咱三人年方尚幼,待上一年半载,鸾婚配偶,那时咱三人时时快乐,刻刻合欢,方不晚也。”说罢将阳物往外一抽,夹得微微紧些,呲的一声响,把一个五寸来长的,将阴户拔将出来,阳物刚然抽出,只见阴户中无数腥红和阳精交加流出。娇娘忙用白绫与他擦了,又把金华的阳物也与他擦了。俊娥起来,把裤儿提上,用带儿拴了腰,又对娇娘说道:“我的妹妹,我方信你说得那些快活,一点也不假了。”

  娇娘戏笑道:“我的姐姐,你摸着这个甜头,只怕你一时也离不了汉子了。”金华见他二人说此淫话,便与俊娥亲了一个嘴,又把娇娘的脸儿两手捧过,捧到自已的嘴上连连的亲了有数十个嘴儿,唧唧呲呲连声响亮。娇娘此时淫兴陡起,用手把金华的阳物实实的摆弄,又把自己的裤子用手顿下,一顿直到脚根,拿着阳物往自已的阴户里乱塞乱填,恨不能一时把这五寸长的东西吞在阴户里边,才是他的意思哩。金华知道他是又浪起来了,心中又想道:“这样好吃醋的小班头,若不给他个利利爽爽,叫他痛快痛快,他哪里还想我的本事。”遂悄悄从瓶口里取了二个药丸儿来,拿在手中,把娇娘抱到床沿上。要知金华这番彩战,二女被揉碎花心的景致,且听下回分解。

  第七回 原子误逢行骗局 兰儿书房被奸淫
(图片不全点击看大图,BT链接注意去掉空格即可下载)
最新最快的成人色图及下载,尽在台湾佬www.!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百度搜藏 QQ收藏 豆瓣网 百度空间


? ? ? ?话说金华把娇娘抱在床沿上,从口中取出一个药丸,将娇娘的阴户拍开,把药丸放在里边,自己口中一丸,咽在肚里,略待了一会,觉自已的阳物硬将起来,只见娇娘用手往自已阴户内乱抓乱挠,药性儿亦觉行开。又待一待,娇娘对金华道:“我这阴户不知怎么,这般痒痒。”金华道:“你这阴户痒痒犹可,我这阳物痒痒难爱。”娇娘道:“不好了,这会痒痒杀了,快些把阳物入进去罢。”金华遂从口中取了一些津液,抹在茎上,娇娘也取些津液抹在阴户上,两件东西甚是滑溜,金华把阳物往里一入,不期那阴户不大紧甚了,唧的一声,早已连根顶进。娇娘道:“我的肉肉,你这一入,把我的痒痒去了七八分了,快些着实入上一会,杀杀我的痒痒。”金华亲嘴道:“我的娇娇,你不怕入的慌么?”娇娘道:“我的肉肉,你自管入罢,我又痒得不像了。”金华把阳物紧紧抽了一会,娇娘真紧紧的叫快活。

  慢抽了一会,娇娘又慢叫快活。俊娥旁边凑趣道:“你这小蹄子,真乃作怪,怎么偏偏的一样[毛乱]儿,入到你这小[毛八]子里头,就作出许多的快活哩,大是奇异。”娇娘道:“我的姐姐,我真不是装的样子,作的态儿,觉这一时受用,几乎化羽腾空,飘飘欲仙矣。”金华与娇娘亲嘴道:“我的巧嘴的娇娇,你说这话可硬死我了。”金华把娇娘的腿儿迭作一团,金华此时药性发作,欲火焰焰,在阴户胀痒无主,娇娘到也出奇了,那两次怎么不是这个光景,莫不是有甚么药儿放在边么?遂问金华道:“郎君莫不是使了甚手段么?我这阴户里边虽是被你入得快活,你一会不入,一会难过,又觉着这阴中就像在里边又长了些的一样,又觉着大了一些,又觉着粗了一些。”俊娥旁道:“何不拿出来看看再入哩。”金华真个将[毛乱]抽出,俟娥一看,只见红光如朱,小手儿一捏,又硬又热,比先前更粗大好些,惹得个俊娥裤内流了一些淫水。娇娘也抬头一看,只见与先不相同,娇娘与俊娥二人一齐皆说:“奇怪!”俊娥又把娇娘的[毛比][毛秋]儿一看,只见高高胖胖,比先长了二指来的,就似肿了的一般。俊娥想道:“定是他拿甚么药儿放里边。”因问金华道:“郎有何妙术,何不对妾等明言。”金华心中想道:“料是瞒他二人不过。”遂笑嘻嘻的说道:“实对你二人说罢,这是我带来的通宵丸儿。”俊娥道:“何以叫作通宵丸哩?”金华道:“通宵丸能夜战不泄,男子吃一丸入肚是这样,女子阴户中放一丸在内,痒快无比。”金华话还未了,只见娇娘满口说道:“痒杀我了,你快爽利入罢。”金华把阳物又突然入进阴户中,淫水交流,金华一口气闭住,抽了有五七百抽,先行九浅一深之法,後行半浅半深之法,到了阳物涨痒的时候,便一气抽七七四十九抽,一连抽了五六十气,抽的娇娘痒入四肢,快通百节,浑身香汗下落,眼中双泪交垂,阴精直泄四五次,其先还娇声婉转,到後来,抽得昏昏若睡。金华见势头不好,把阳物急忙拔将出来,口对着口,温存养了多时,娇娘才悠悠转过,莺声喃喃的说道:“我的肉肉,你这一场猛风暴雨,我这阴中嫩芯花心将几欲碎矣。”金华嘴亲嘴道:“我的娇娇,你说你花心欲碎,你看我这蜂蝶尚狂,欲火尚盛,这便怎好?”娇娘照着俊娥道:“姐姐,何不接着完局。”俊娥早有此心试试这春药的快活,故假意推辞道:“你这小蹄子却也说得省事,你怕[毛乱]子粗大,入的你慌,难道说我这东西是铁打的么?我就不知道疼么?你这小蹄子,你自已想想是呀不是?”娇娘戏笑道:“姐姐你说这话差矣,难道说这汉子是我自已的不成?”俊娥笑道:“莫不是你姐姐来分你的汉子么?”娇娘道:“可不是么哩。”金华戏笑道:“你二人不要争论这那,依我说了罢。”二人一齐答道:“你说,你说。”金华笑道:“我是你俩的小汉子,你两是我的小老婆。
(图片不全点击看大图,BT链接注意去掉空格即可下载)
最新最快的成人色图及下载,尽在台湾佬www.!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百度搜藏 QQ收藏 豆瓣网 百度空间

  ”金华说罢,大家雅雅的笑作一团。笑罢,金华看着俊娥道:“还是你替罢,他实则担架不起了。”俊娥也不推辞,只得把裤儿扯开,顿到脚根,仰在床沿上,三寸金莲高高勾在金华肩上,金华仍取一个丸儿放在俊娥阴户里边。娇娘爬将起来,穿上裤儿,站在旁边把眼瞅着他二人戏弄。不多时,俊娥阴户中的药性行开,俊娥用手乱扒乱挠,浑身渐渐痒痒难过,因问金华道:“郎君莫非也使了那方儿么?”金华与娇娘偷偷的抿嘴一笑,娇娘又暗暗的把手摆了一摆,金华已会其意,遂对俊娥道:“实没有使那方儿。”俊娥道:“既是没使那方儿,为何我这里边痒痒的难过哩。”又连声对金华说道:“将不得,将不得,这会更痒到心里去了。”金华与娇娘听说这话,两个又抿着嘴儿咽唾内笑个一团,娇娘旁边臊皮道:“姐姐也为何这等模样哩,莫不是要学你妹妹的歇法么?”俊娥又叫道:“可痒痒杀我了,快把那个东西入进去冲冲痒罢。”金华听说,将铁硬的一条大[毛乱]往里一入,阴户的淫水太多,金华将[毛乱]一入,那淫水往外溅了一些,已经入进四寸在里边,俊娥道:“真个快杀人也。”金华把身子往里一挺,把一个五寸长的东西早已连根进去,金华又用彩战的方儿,其先九抽一气,抽了半晌,又用九九八十一抽为一阵一阵,抽了有六七十阵,抽的个俊娥起先满口称好道妙,渐渐抽了多时,俊娥便痒快入骨,手足四肢五官百骸,那些快杀处也说不尽的说了,满口直是哼哼唧唧,咕咕哝哝,到了快到所以之处,便双眼紧闭,牙关不开,四肢冰凉,金华吃了一惊,把阳物抽出,一口气将俊娥接住,接了多时方才缓缓醒来,对金华道:“妾这一番才知男女有非常之乐矣。”金华此时欲火仍然未消,只得把娇娘抱在床上,顿开裤子,便大出大入,入了多时方才云收雨散。事毕罢,各自整整衣服,看看明月已偏在西边,天将四鼓已尽,彼此又坐在床上细细闲语,这且不题。

  却说这丫环上在楼上与大家鬼浑了多时,忽往腰中一摸,不见白绫汗巾,心中甚是着忙,也不对他们说,竟私自走下楼,往後园中书房寻找,这也不题。却说金家原子因昨夜小主人不在书房中睡,弄下那事,今夜起来看时,仍旧不在书房里,心中已晓得是那话去了,心中热扑扑的,想道:“我何不也过去听听风儿,虽不能够幸娇娘,倘或逢着丫环下楼作么的时节,与他徼幸徼幸,也出出这肚子里的闷气。”原子思想半晌,主意已定,遂越过墙来,悄悄的走亭子旁边小书房里头,往藤床上一看,只见一幅白绫汗巾,又拿在月光看时,只见上边红白交加,稠咕嘟的老大一片,原子看了,已知是在此床上弄了一会,这汗巾儿一定是擦那话的了。正然想着未了,只见楼下走来一个女子,穿花扶柳,袅袅婷婷的到在书房里边。原子上前一把抱住了,丫环道:“你是那个?”原子道:“我是金小官人的原子。”原子道:“你是那个?”丫环道:“我是韩家的丫环。”原子道:“妙极,妙极。咱二人天生的一个好对儿。”丫环骂道:“你是个浪男人家,咱是个女孩儿家,谁与你这天杀的配对哩,我且问你。”原子道:

  “你问我甚么?”丫环道:“有一条白绫汗巾你可见来么?”原子道:“有到有,你莫非还要么?”丫环道:“我不要,我就来找了么?

  ”原子道:“给我便给你,只有一件你还得给我。”丫环明知是要戏他,遂说道:“你先给了我呀,我再给你。”原子真个将白绫儿递在丫环手里,丫环接过汗巾便扭了身便跑。不知毕竟又是何如?且听下回分解。

  第八回 双女子身中怀孕 仙冰人梦里传婚


? ? ? ? 话说原子将白绫汗巾递在丫环手里,丫环接在手中,扭身要跑,原子又用手一搂,搂得紧紧的道:“你往那里跑,今夜不怕你走上天去。”随将手来衣,丫环忙用手去搪,那里搪得住,左支右吾搪了半晌,早被原子把裤带儿解,去将裤子顿了个干干净净,露出两条白光的腿来,丫环才待开口要喊,早被原子用手把嘴捂住,那里还哼出一声。原子又问道:“你还喊否?”丫环摇了摇头,原子方才撤回手来,丫环道:“这事原是两家情愿,方才作得,如今碰着你这天杀的,却来的这般冒失,你心中有十分的愿意,你知我愿意不愿意?”原子道:“如今娘子少不委曲些罢,你愿意,故然是要玩耍玩耍,你不愿意,也要玩耍玩耍。”原子说罢,遂将丫环抱在床上。丫环口中虽是勉强,心里早已淫兴狂荡,阴户中淫水直流,原子将他两腿拍开,把阳物早已入进少许,丫环仍然说道:“我不愿意。”原子那里听他,把身子往里一送,早已连根入进,丫环又说道:“我不愿意。”原子只装听不见,把铁硬一般的东西着实抽将起来,抽够五六百抽,只抽个丫环淫水直流,香汗沾沾,真是笑不得,哭不得,气吁吁直叫:“罢了,罢了,饶了我罢,饶了我罢。”原子此时抽得欲火如焚,又狠狠的抽了五七百抽还多,方才欲火大泄,丫环被这一泄,便大叫一声:“快杀我也。”原子出了雨露,把丫环紧紧相偎相凑,搂了一个多时辰,方才各自起来,原子仍旧越墙而去不题。丫环拿了白绫汗巾,也往後楼来了,到了楼上,只见他三人坐在床上暗暗耍笑。娇娘道:
(图片不全点击看大图,BT链接注意去掉空格即可下载)
最新最快的成人色图及下载,尽在台湾佬www.!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百度搜藏 QQ收藏 豆瓣网 百度空间

  “你这小妮子到往那里打围子去哩,只到如今才来。”丫环道:“刚才咱们在後院玩耍时将这白绫巾儿掉在书房里,我去寻找来了。”娇娘道:“这後房能有多远,便往了有两三个时辰才来。”丫环支吾道:“我因身子乏困,在书房中睡了一觉,刚才醒了,所以至今才来。

  ”娇娘又把头上一看,只见乌云逢松,好似手采的一般,脸上许多汗迹,与先大不同了,心中甚是狐疑。娇娘早看几分破绽,随又问了丫环道:“你这小妮子,还勉强支吾甚么,何不把实话说与我听,常言说的好:虚的实不了。”丫环本是个心虚之人,被娇娘问了这几话,却似哑了一般,半晌不敢作声,俊娥旁边笑说道:“丫环你自情说了罢,你就有天大的事情,我包管不叫你吃亏。”金华旁边亦说道:“我看你二人心眼子也忒甚管得宽了,难道这丫环到後边睡了一觉就坏了甚么不成。”丫环见金华替他说了好话,随喜欢欢得说道:“可不是么!”娇娘也就不往下问了,大家又暗暗戏笑多会,堪堪五鼓将尽,金华辞别要走,这俊娥终是个伶俐女子,上前扯住金华道:“妾等终身之事,服之郎君,郎君还须留一表记,妾等死亦瞑目矣。”娇娘道:“这个使得。”金华道:“既然如此,这有何难。”随将自已系腰的蓝绸子带儿解将下来,约有四尺多长,五寸多宽,将牙一咬,用手撕作两段,与娇娘一段,与俊娥一段,又叫丫环取笔来,金华提笔写道:“偶因看灯游玩,结成百年好姻缘,潘韩二女配金华,谁若反情天必厌。”金华写完,娇娘俊娥各自收在身边,娇娘道:“明日夜间郎君还来否?”金华低低说道:“暗昧不明之事。”遂将舌尖撕破窗棂纸:“彼此名声皆有亏,况咱夫妻三人年当方富,何若舍死拚命的受用,圣人有云:少之时,戒之在色。”娇娘与俊娥含泪道:“郎君此去,不知何日再得相会。”金华道:“娘子们何必这般着想,大约不过待上三四个月,就差人传婚递柬,说合成对,那时鼓乐迭奏,咱三人叩拜天地,齐入洞房,岂不是万分之喜么?”娇娘与俊娥一齐点头,彼此难割难舍的说了半晌?a href='http://www.kk99se.com' target='_blank'>=鸹讲旁角蕉ゲ惶狻H此到磕镉肟《鸺鸹チ耍闹腥绕似说模拖衩挥凶怕涞囊话悖忠蛞灰刮拊酰醒净分匦率帐擦似蹋磕锖涂《鹑跃赏岩露净芬餐骷浯采隙U馇也槐怼T偎到鸹焦剑吹搅耸榉恐凶拢枷胝庋净吩卺嵩核跻皇拢笥锌梢桑旨谠迫嗦遥成系墓俜勖烁龈筛删痪唬涫亲约撼跸匪保还赘鲎於⒉辉嗨奈谠疲墓俜郏鸹鋈幌肫鸬溃骸澳皇窃诱飧龉吠芳艺獗呖炖郑补ィ既挥隽搜净罚写艘乙彩怯械摹!毙睦镉窒氲溃骸罢庋净肺乙咽赵谏肀呶羰钦娓稣庠右伊耸焙颍鞘逼癫蝗枇嗣矗獗阍跎呛茫俊彼剂苛税肷危趾鋈幌肫鸬溃骸拔医鸹伪卣獍闾荆羰窃庸胙净酚惺碌氖焙颍尾唤净肪团淞嗽樱兴礁鲎饕欢苑蚱蓿癫皇遣檬旅矗靠銮艺饨磕锟《鹁闶敲览黾蜒蓿熳顺鋈海埠芄何乙簧炖至恕!彼枷攵嗍保闹胁哦酥饕猓讲诺乖诖采纤瞬惶狻H此翟右伊搜净罚焦嚼吹搅俗砸盐堇铮闹邪蛋档幕断玻盅八颊庋净飞萌匆脖曛拢腔岸膊淮蟛恍。崭杖莸梦艺飧龆鹘ィ砸丫踝攀终剂烁銮啥窒氲溃骸拔胰襞淞苏飧鲂⊙净罚彩俏椅艘怀〉目炖执Α!庇窒氲溃骸罢庋净啡艏蘖宋沂保鞍艺庋党咸郯彩钦庋净分!!焙悸蚁攵嗍保讲潘挪惶狻H此悼《鹪诮磕锫ド贤媪怂奈逄欤胰ィ院×跏纤抵戏蚱薅擞沽艨《鹱∩霞柑欤跄慰《鹣爰业男氖ぃ蚱薅艘膊缓们苛簦坏谜伊艘怀私味《鸨鹆私磕铮《鹕狭私巫樱∮纸欣襄牛欢嗍钡搅思抑校霞丶依矗幕断玻《鹞柿撕夏盖?
(图片不全点击看大图,BT链接注意去掉空格即可下载)
最新最快的成人色图及下载,尽在台湾佬www.!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百度搜藏 QQ收藏 豆瓣网 百度空间 的安好,韩氏也问了女儿的安好,老妪也问了韩氏的安,韩氏又问了韩印刘氏的安,待了半晌,韩氏又叫吃了午饭,老妪方才回来。

  话休繁叙,书要剪截为妙。却说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如今已是五月天气,甚是炎热,却说这娘自正月十五、十六与金华连偷弄了两夜,谁知平白相逢,坐成胎脉,至今已是四五个月。娇娘这日晚间在楼上脱衣乘凉,自已往肚子上一看,那里还似从前那个肚子哩,只觉比从前又长了一半,通像肚子上又长了一个肚子的一样,心中想道:

  “这是怎么哩?”及至用手摸了一遍,只觉甚是坚硬,右边却不见甚么形迹,偏偏得这左边甚有奇巧。再用手使力摸按,只觉着似拳头大,圆圆的两块,下边又长长的好几块,娇娘想道:“必定与金郎作乐的时候,坐了胎儿。”又想道:“若是真正如此,那时怎了?”娇娘踌踌蹰蹰思想一夜,并无睡着,这且不题。却说俊娥的母亲韩氏,忽一日见女儿洗澡,只见这俊娥的腰里甚是粗大,肚里如肿涨的一般,韩氏看了,心中暗道:“这事真个奇怪。”遂问俊娥道:“儿呀,我且问你。”俊娥道:“母亲问我甚么?”韩氏道:“你身有病么?这肚腹上比往日大了半个,你是个女孩儿家,为娘也不好说你。”俊娥道:“自情说出,好与儿治。”韩氏道:“这不像别的病痛,像怀胎的样儿。”俊娥见母亲说了此话,猛然想起正月十六日夜晚的事体,便心中吃了一惊,心内想道:“若果然是成了胎时,将何颜以见母亲。”又寻思道:“就是果成了也还得五六个月儿生产,总不如以有病搪塞母亲为妙。”主意已定,俊娥遂对韩氏说道:“母亲听孩儿有事奉告。”韩氏道:“儿呀,你说罢。”俊娥道:“孩儿深居绣阁,每日与针指作伴,生活为邻,那里有什么胎儿,这还是孩儿早晚饮食不消,生成食疾、水疾,这还是有的。”韩氏听了,终是半信半疑,只得糊涂应了几声,这也不题。却说这日乃五月十三,是韩印的妻刘氏的生日,韩印又对俊娥道:“今日乃是你妗子的生,咱娘两个何不去与你妗子作生日,到那玩耍一天,明日清辰早回家来,却不是好。”

  俊娥遂欢喜道:“这便使得。”韩氏问徐氏婆婆,叫老妪唤了两个轿子,自已和女儿换了衣服,又叫老妪拿着作生日的礼物,韩氏又和俊娥到高堂拜辞了徐氏婆婆,娘两个坐上轿子,老妪跟随在後边,一同往韩印家而来。只因这一来,有分教,大家聚首快乐,仙冰人梦传婚,俱在下回分解。

  第九回 两家愿许琴瑟好 金郎独占双妻身


? ? ? ? 话说韩氏同俊娥、老妪到了韩印家中,与刘氏拜了寿,大家一齐问了安好。这日也没有外边的客,只家中这几口人儿,清晨吃了寿面,欢欢喜喜说了半天闲话,到了晌午,从新又办了两桌极盛的筵席大家吃了。

  堪堪日已西沉,各各闲步在後花园中赏玩百花。赏玩多时,俊娥娇娘丫环仍然在後楼睡,刘氏与韩氏在前楼睡,几个老妪在厨房睡,韩印独自在西楼睡了,也不知他们道的是甚么欢言,说的是甚么美语,一概不题,却说这俊娥娇娘丫环到了楼上,又把从前与金华的事儿说了一会儿,俊娥对娇娘道:“妹,妹咱从前作的那事可不好了。”娇娘道:“有甚么不好哩?”丫环旁边亦说:“并无泄漏风息,怎见得不好哩?”俊娥道:

  “怎么不好?”对着娇娘道:“我也不知妹妹如何,你看我已经有了身孕。”娇娘道:“姐姐说话只是假的。”俊娥道:“妹妹不信时待我脱了衣服与妹妹看看,便知真假了。”说罢遂将贴身的汗衫脱开,又把裤带解开,露出大大的一个肚子来,似怀一个大西瓜的模样,娇娘看了惊讶道:“却也奇怪。”俊娥终是乖巧,把娇娘瞅了半晌,只见娇娘的身子比从前到粗大了些,心中甚是疑狐,遂问娇娘道:“你这身子也觉着像有了身孕一样。”娇娘笑道:“我这身子比姐姐还粗哩。”俊娥道:
(图片不全点击看大图,BT链接注意去掉空格即可下载)
最新最快的成人色图及下载,尽在台湾佬www.!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百度搜藏 QQ收藏 豆瓣网 百度空间

  “妹妹何不解开衣服待我看上一看。”娇娘真个解了上衣,又把裤带解开,俊娥一看,只觉比自已的身子还粗大一半,姐妹二人看了半晌,方才大惊失色,彼此吐舌相视。丫环旁边道:“这便怎处?”娇娘道:“你这小妮子到也净般身子,到也爽利,怎么这没奈何的事偏偏落在俺姐妹二人身上。”彼此踌蹰了半夜方才各自睡了。

  却说韩氏与刘氏睡到了三更天气。梦中忽见一老人站在床上,韩氏与刘氏将那老人梦中仔细一看,甚是奇异,不像凡人的形像,怎生得模样?只见他:

  鹤发蓬松,约莫有七八十岁的年纪,童颜鲜美,不上十七八岁的姿容,两只瞳子深入眼中,三缕白胡须长垂腹下,眉棱骨高高耸起,手指甲曲曲蟠来,一双大耳轮直压肩头,两道长眉毛连生鬓角,一顶破方巾,高罩寿星头,两支烂皂靴,斜穿仙鹤腿,文绉绉,似东鲁夫子行来,慢腾腾,如南极老人降下。

  这韩氏与刘氏将这老人的形像看完,又将这老人的手中一看,只见这老人手托一个姻缘薄儿,不住的点头点脑,手扶着一根过头拐杖,遂笑嘻嘻的说道:“你二人的女儿与隔壁金寡妇的儿子前生有缘,今生他三人有夫妇之份,如今你二人的女儿,各怀身孕,也不过是他夫妻们作的本分事体,不伤名节。”说罢这老人腾空而去,韩氏与刘氏急忙醒来,韩氏道:“嫂嫂醒来。”刘氏道:“姑娘说甚么?”韩氏随把梦中的事情一一说了。刘氏道:“我梦中的事情恰和姑娘说的丝毫不差,大有可疑。”韩氏道:“且到明日大家议论此事,且看这两个丫头作的勾当。”姑嫂二人说话不题,却说韩印睡到三更以後得也此一梦,思量到明,未曾睡着,这也不题。却说金华的母亲阎氏妈妈,正然睡着,忽见一老者说道:“你的儿子命该双妻,已经和韩印的女儿、甥女结成夫妻之实事了。”说罢遂拄拐杖而去,阎氏急忙醒来寻思道:“这事真个出奇,我儿金华乃是至诚的人,如何作出这样无礼的事来!”直思量到明,流水早早的穿了衣服,到了後边书房里把金华叫将起来,金华急忙穿上衣服把门开开,阎氏气气喷喷的到了屋里坐下,遂把梦中的话一五一十说了一遍,金华听了只唬得胆战心惊,便假假的支吾说道:“这是没有的事,为儿焉敢作此无礼之事。”阎氏亦想道:“梦中的事情谁知是真是假,倘然没有此事的时候,岂不屈了我儿么?”见金华说了这话,也就不究问了,这且不题。

  却说韩氏与刘氏次日清晨起来,梳洗已毕,韩印亦从西楼出来到了前楼上,闷闷的坐在椅子上并不言语,刘氏问道:“丈夫为何面带忧容?”韩印着急道:“你那里知道。”刘氏见他这般着急,也只疑他有别的心事,遂不再问。韩氏见哥哥不快,又这般着急,也只胡涂过去。韩印坐了多会,见妹妹在此,梦中的言语不好与刘氏提说。韩印遂起身下楼来,满院中踌踌蹰蹰的闲步,心中疑疑呆呆,千思万想,只觉走着也不好,站着也不好,刹时间把心里聚成一个大馒头模样,甚是不快,不得已将刘氏叫了一声,刘氏连忙答了下楼,走到韩印面前,刘氏道:“不知丈夫有何事唤妾?”韩印道:“且到西楼上去,我细细的说与你听。

  ”夫妻二人一齐上了西楼坐下,韩印歇息了一会,遂把梦中的言语细细说了一遍,刘氏拍掌说道:“大奇大奇。”刘氏也把梦中的话说了,也把韩氏梦中的话说了,韩印听罢,真也出奇的紧,怎么咱三人皆作一样的梦哩,刘氏又把韩氏唤了一声,韩氏到了西楼坐下,三人又把梦中的话整理了半晌,个个说的字字相透。刘氏道:“此事可考证,咱姐妹二人且看看这两个丫头的身是真是假。”韩氏心中早已知道自家的女儿有了形迹,到不曾留心在娇娘身上,遂连声答道:“这便使得。”二人走下楼来,到了後楼,只见俊娥和娇娘正在那里呆呆的坐着,脸上带了十分忧容,手托着腮儿,不住得长吁短叹,见了母亲到来,各人立起身来,刘氏是个心粗的人,素日那里留这一番心,如今留心将娇娘一看,便见这娇娘的肚子里边就比怀着一个大西瓜的一般,嘴唇也不似从前红润了,口心微微的喘吁吁的直不断,心内老大着忙。又把俊娥一看,与娇娘一般得光景,韩印已明白自已的女儿了,再把娇娘细一看,觉比俊娥还显些形像。韩氏与刘氏看了个个大惊失色,只半晌并不言语,俊娥与娇娘叫了多会方才醒来,丫环旁边低低说道:“姑娘们不好了,那话儿反了。”
(图片不全点击看大图,BT链接注意去掉空格即可下载)
最新最快的成人色图及下载,尽在台湾佬www.!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百度搜藏 QQ收藏 豆瓣网 百度空间

  俊娥与娇娘心中早已猜透八九,暗暗的照着丫环摆了摆手,丫环会意,也就不说。却说韩氏与刘氏醒了半晌,遂把梦中话儿说了一遍,又问俊娥娇娘怀胎的根由,俊娥与娇娘料难以推托,只得把正月十五观灯与正月十六俊娥来作生日同宿的事从头至尾说了一遍,二人又把盟誓的话与金华留下的表记说了一遍。刘氏与韩氏听了心中辗转多会,两个遂走下楼来,到了西楼和韩印一五一十说了一遍。韩印埋怨刘氏道:“你这个老乞婆,管教的好女儿!”刘氏一肚子气正没处消,又见韩印报怨这话,那里容他,况且韩印素日又是畏惧他的,话不投机便扑的一头撞去,把韩印撞了个满怀,韩印吓了一个棱证,遂满口陪侍道:“爱妻何必这般着恼,有话慢慢商议,为夫的就说了几句暴话也不过为得心里着急。”

  刘氏见他服软,合了自已便意,又连声骂道:“老天杀的!你说你着急,我比你还急哩。”又扑扑的撞了两头,韩氏上前扯了半天方才劝开,韩印得了空儿便急忙跑下楼来,独自寻了一个洁净屋儿,一溜钻在里头,悄悄的藏在里边,尤怕刘氏赶来,找了一个棍儿,把门顶上,两个眼儿不住的陆花花从门缝里往外偷瞧,瞧了半晌,不见赶来方才心中定了神,睡在床上,见老婆竟不赶来,自已便得了多大造化,那里还敢再作模样哼上一声哩。这却不题,却说刘氏与韩吵打,被韩氏劝开,又见韩印下楼去了,十分的气儿还没消得一半,有心赶下楼来再和他撕打一气,消消闷气,怎奈有韩氏来解劝,还有几分怕韩氏笑话的意思,也就不往下赶了,无奈只得呆呆的坐着。坐够多时,韩氏见他气色渐退,遂慢慢和刘氏计议道:“事已至此,便气杀也是枉然了。”刘氏道:“依姑娘有何主意?”韩氏道:“常言说的好,是姻缘棒打不散,咱们女儿已经有了这样丑事,身中怀了胎孕,若依妹妹的主意不如把这两个妮子许了金小官人到也爽当,天大的丑事一概全遮掩过去,况且又有梦中的吉兆。

  ”刘氏点头道:“到也是的。”刘氏道:“这事怎样的题法?”韩氏道:“这事不要张明,须得咱姑嫂二人与阎氏从首至尾晓他知道,料他再无不从之理。”刘氏道:“使得,使得。”二人商议得当,韩氏道:“这事还得与我哥商议商议方才落实。”韩氏遂别了刘氏走下楼来,寻找韩印,各楼上寻了半晌,不见踪影。韩氏走下楼来,楼角旁边一间小房却关得十分紧甚,用眼往里一看,却在床上卧着。韩氏叫了几声,韩印只当是刘氏又来吵闹,便只是不应,及侧耳细细一听,却是妹妹的声音,遂落下胆来,慌忙起来把门开开。韩氏进去遂把这件事情说了一遍,韩印无奈只得连声应答了几句。商议停当,兄妹二人依旧同到西楼,又和刘氏说些应许的话,刘氏又到後楼与娇娘俊娥说了。娇娘与俊娥听了这话,心中喜得痒痒快快,口里虽无甚言语,二人不住将头点了几点,刘氏会意,又下来到西楼同韩印韩氏说了,两家人儿俱各商议停当,许琴瑟偕老的主意。要知金华独占双妻的好事,俱在下回分解。

  第十回 洞房里重整恩爱 牙床上再弄风流


? ? ? ? 话说韩氏、刘氏、韩印大家商议停当,韩印道:“这事不用张明,较着还得你二人偷偷的和阎氏说知此事方才雅然。”韩氏与刘氏点头道:“这个自然,不消说的。”这且不题,再说阎氏得此异梦,心中甚焦燥,及问儿子的端的,儿子又不肯实说,自已思想道:“若果有此事,坏了人家女儿的名节,岂不伤了伦理么?”左思右想,心里总不实,欲待往韩印家来与刘氏说说,又恐惹出是非,又想道:“两家的女儿娶来与自己儿子为妻,这韩印如何肯依?”想了两三个时辰再没一条门路,便闷闷的磕睡在床上不题。

  却说刘氏与韩氏二人换了衣裳出了自己大门,到了金华门口,将门拍了两拍,金华的原子出来,把门开了,原子问道:“二位奶奶有甚么事情哩?”刘氏便假说道:“特来和你家奶奶借件东西。”原子也不解其故,便糊涂应了两声,慌忙跑到楼上与阎氏说知,阎氏听说,把一腔的忧容去了四五分儿,慌忙整整衣服出来迎接。三人到了楼上,各道了几个万福,分宾主而坐。阎氏取了寿星眉的茶来斟了三杯,先奉于韩氏一杯,又奉于刘氏,自己也把一杯陪着,刹时茶罢搁杯,阎氏问道:“不知二位有何事前来增辉寒舍?”二人答道:“到此贵宅有一件心腹事特与尊嫂商议。”阎氏道:“既然如此,尊嫂与尊姑何不齐来领教领教。”刘氏走到楼门口往四下一看,却一人也没有,回来坐了,又把阎氏唤到面前,伏耳低声说道:“如此如此,这般这般。”阎氏把手往桌上一拍,道:“真也出奇,你这梦与我的俱是一样,我因为作这一梦便早早的起来,把我儿子追问多时。我又想了想,梦魂中的事情,谁知是真是假,所以我也就不问了。刚才我到有心往咱那院里和尊嫂说此异梦,又想了想,恐怕尊嫂见怪。如今尊嫂与尊姑到此说这始末的事情,我心到有十二分的愿意,不知二位果然应承否?”二人道:“事已至此,还有甚么改头哩。”三人从新又见了礼,彼此说道:“如今是一家人了,不必谦辞,以後俱以亲家称呼。”
(图片不全点击看大图,BT链接注意去掉空格即可下载)
最新最快的成人色图及下载,尽在台湾佬www.!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百度搜藏 QQ收藏 豆瓣网 百度空间

  新亲家说了半晌话,刘氏道:“此事情速办成婚要紧。”阎氏道:“这便使得。”刘氏与韩氏别了阎氏,到了家中与韩印说了。韩印见事已定归,说也有笑也有,自己亲自择了吉日,于月十九日传柬,二十九日成婚,择停当吉期,大家又欢饮了半晌。娇娘与俊娥只在楼上住了一天,乐的连饭也没吃。刘氏与韩氏终是痛女儿心胜,便一齐到了楼上将成婚之事与他两个说知,娇娘与俊娥听了心中喜作一团不题。

  却说金华的母亲阎氏妈妈见与儿子说成婚姻,心里不胜喜,把金华叫到面前,一一对他说知,金华口中假装半吞半吐,心中喜得如花开一般,这也不题。却说日复一日,到了五月十九,阎氏叫娘家的兄弟,名叫阎路,为人办事爽利,又是一个武生,遂当作保亲的媒人。

  这一日三亲家彼此传了柬,柬上又写着二十九日成婚的日子,大家忙了一天不题。

  却说光阴迅速,这日乃是五月二十八日,阎氏着阎路办了娶亲的礼物,到了晚间二更以後,金华穿了一身纱罗衣服,又兼人物聪俊,乘了彩轿,一班鼓乐连天,真乃热闹。到了韩印门口,韩印迎接在这堂楼,一下大开筵席。直闹到三四更天气,方才撤了筵席。後楼上好几个丫环挽着娇娘俊娥上了花轿,金华谢亲,也上轿,到自己门口下轿,新郎在前,一对新妇在後,到了堂前,拜了天地,一一全入了洞房。天已交五更,彼此饮了交杯,众人忙乱的乏了,各各去睡。金华见众亲友去了,也出去到别处睡了。一夜无话,到了早晨,只见韩印的亲友与潘家的至亲和金华的亲戚,贺喜人等纷纷不绝,直到晌午大开筵席,众人大吃大擂,至晚方散不题。却说金华见众人散去,心中甚是欢喜,阎氏到了媳妇房中一看,只见似一对仙女一样,十分标致,婆媳三人说了一会话,阎氏也去睡了,金华进得屋来,将门儿关上,娇娘与俊娥不住的掩面相笑,金华偷眼一看,只觉比从前更俊了一些,心中怎不动兴,故意的走到娇娘前,道:“你是那个?”娇娘回言笑道:“你不认的我,我却认得你这个东西哩。”金华笑了一笑,遂与娇娘亲了一个嘴儿,又转脸儿故意问俊娥道:“你有何事,到在这里?”俊娥道:“你这个好戏的,见识到也有些,分明是被你掇哄了来,故意还作张志。”金华戏道:“从前那一遭儿算我哄你,这今夜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你还怨谁?”说罢便将灯儿端到旁边熄了,把俊娥搂到怀中一抱,只觉身子比先重了好些,忽想起已有了身孕,便不忍得使力搂抱,遂轻轻的把俊娥放下,又把娇娘一摸,娇娘微微的笑说道:“你不用摸,今夜俺二人要管你个够,省得你像个喂不饱的狗一般。”三人一齐脱衣上床,彼此又把别後想念的心中诉说一遍。金华此时神情荡荡,欲火滔滔,就比入了迷魂的相似,遂把俊娥与娇娘身上摸时,恰似年鱼肚皮一样滑溜,怎不动火。把俊娥搂在怀中,用手将乳头一摸,高高的一对扶手,金华腾身而上,似火热的阳物照着俊娥的阴户乱弄乱塞,那里一时弄得进去,弄了半晌方才紧紧的把这个粗大的东西填在里头。俊娥淫水渐流,其中微觉滑溜,金华便任意抽送,抽到一两个时辰方才大泄在花心以上。俊娥这一夜又作出许多的娇态,被这阳精一泄,便浑身快话无比。娇娘见他两个干完,遂把金华扯起,娇娘说道:“你二人弄得这般热闹,我实在眼酸。”金华搬过娇娘的脸儿亲嘴道:“我的娇娇,你且少等一会,刚才泄了,这阳物不甚坚硬,怕弄不快活我的娇娇。”娇娘只得赤条条的坐在床沿等候,住了一会,金华从俊娥阴户拔出阳物,仍似铁硬一般,俊娥用汗巾将两个家伙都撒得干干净净,俊娥又把阳物捏弄多时,不舍得放手,娇娘道:

  “怎么还弄了么?”金华起来把娇娘摸着道:“你不要心急,我过来和你来干哩。”遂把娇娘的身子搂在怀里,似一块绵花瓜子一般。娇娘又把金华的阳物便腚[月垂]一坐,就像一根热棍儿直直的立着,急忙转过脸来,扭过身来,用手把阳物拿着摆弄,心中喜得如刺。金华欲火烧身,把娇娘腿儿拍开,阴户中淫水直流,把一个五寸多长的东西往里一入,唧唧有声,早已连根进去。娇娘又装出些娇声婉转,引得个金华心神不定,住了多会方才浅抽深送,急出缓入,到了情浓之时便着实大抽大送,一连入了五七百不止,方才纵意大泄。娇娘口中唤了多少的快活,事毕三人又说了些戏话,因玩耍得乏倦,一齐入在纱帐里,彼此相搂相抱而寝不题。到了次日,便早早各人起来,梳洗毕,三人各自相对而笑,金华走出门来,原子逢见也是笑,丫环见金华也是笑,原子丫环也是二人笑。
(图片不全点击看大图,BT链接注意去掉空格即可下载)
最新最快的成人色图及下载,尽在台湾佬www.!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百度搜藏 QQ收藏 豆瓣网 百度空间

  话休烦叙,再说他三家後来的事体说与看官听。却说自五月二十九日,日月如梭堪堪过了月余,三亲家同居一处过活,俊娥与娇娘到了十月生产,娇娘生了一对双生儿子,俊娥生了一个儿子,三亲家大小人等无不欢天喜地。韩印遂起了三个名字,把娇娘生的儿子一个叫做韩成嗣,一个叫做金克昌,俊娥的儿子叫潘禧後,三家皆有接续。

  金华待了一年又进了府庠。再说原子、丫环诸日眉来眼去,韩印看出破绽,又将丫环许配了原子不题。後来金华夫妻偕老,三个儿子各整家私,真是古今罕有的一件奇事者。因其淫不败伦,乐不伤雅,诸事皆自风流中有本分,快活中有固然,其事非诬,其人可考,作之者有羡慕不已之心而传之也。有一诗遮其偷情之丑云:

  莫笑韩潘女娇娃,前生造就配金华;始虽野终桃夭,生子续嗣更堪夸。

?  新编春灯迷史 卷之二终全文完

(图片不全点击看大图,BT链接注意去掉空格即可下载)
最新最快的成人色图及下载,尽在台湾佬www.!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百度搜藏 QQ收藏 豆瓣网 百度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