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长篇连载  »  【覆雨翻云风流传】 第一章 鹰刀之秘 第三回:床上夜话连载本站 域名www.2XBXB.com
【覆雨翻云风流传】 第一章 鹰刀之秘 第三回:床上夜话连载
【覆雨翻云风流传】 第一章 鹰刀之秘 第三回:床上夜话[连载]


抽插了数百次,双方也高潮迭起多次后,我的下身射出阳精并软化后,仍舍不得离开这迷人的小洞,拥抱这与魔种已生出共呜的躯体,让她仍回味刚才合体出现多次高潮之快乐,女性能在一次交欢中享有多次高潮,这可说是女性的专利,但当然很多时可能连一次也无,这叫有利有不利吧?   而事后女性很多还在回忆快乐中,故事后安抚功夫也很重要,有时比做爱时更能令女性满足,这是我在经验丰富的赤老记忆中学会,还知有女人事过多年对他仍未忘情。   过了一会,见花解语终于回复清醒,早软的下身舍不得地离开她那迷人的小洞,再问道:“乖乖大宝贝,你恨我吗?”   花解语眼带泪光地回复:“唉,人家当然恨你,被你这坏人吸去人家大部份的真元功力,但想到人家本来是想用此方法杀你,那知竟杀不到你,还算是你的…”,花解语望了我下身一眼,便继续道:“棒下留情,没有要了人家的小命,还算有少许良心,唉,人家也真不知该如何去恨你,到了这刻,我才明白昔年先辈白莲珏,会成为传鹰爱情俘虏,恨爱难忘的心境。”   我伸手托起她的下领,爱怜地看着这第一个和我有合体之缘的女人,深情的一吻,同时我将另一只手放在她心房对出,非常吸引的大胸上轻轻抚摸,之后大感兴趣地道:“那你的心境又怎样了?大宝贝是否要谢我对你的棒下留情呢?”   花解语扮恶的道:“真不知世间为何出了你这怪物,便宜讨尽了人家还敢说这些风话。”   之后花解语楼紧我道:“男人永远是贪得无厌的,人家的身体投降了还不够,还要人家的心也投降,但这亦不够,还要人家全说出来,柏郎!我爱你!柏郎,此刻希望你听着我的话,离开这里后,立即有那么远走那么远,假设拦江之战浪翻云败北,便隐姓埋名,找个地方快快乐乐过了这一生算了。”   我骇然道:“难道庞斑要亲手杀我?”   花解语道:“不是庞斑要杀你,而是方夜羽为了对付你,请了里赤媚出来,你现今的武功虽已大进,目前仍绝非他的敌手。”   我知自己与解语在合体中功力大进,而有关进展这怀中玉人高手,当然非常清楚知晓,她说不及自是不及,但我捱打功及螺旋劲之特性,除非是她说出,否则里赤媚是不知,而且此等特性若非亲身接触,单是口述也是无法清楚,而且魔种的精神攻击及突破空间速度,与双手百兵均是连花解语亦不知的,心中已有分数。   我不服气地道:“我即使不及这里赤媚,难道我不会逃吗?”   花解语道:“里赤媚的武功只是低于庞斑一线而已,加上他的冷狠无情,我实在想不到世上还有比他更可怕的人!现在他的天魅凝阴已大成,而他最厉害的地方在于速度,你打不过他是绝对逃不了。”   我关心地问:“我的大宝贝与他是何关系?”   花解语奇怪地望了我一眼后回答:“我本是回族人,我父母便是蒙人的奴隶,只不过我娘幸运了点,给选了出来侍候里赤媚的父亲,所以我才有机会被挑了出来传授上乘武学,自小里赤媚对我如同亲妹般看待。”   我追问:“亲亲大宝贝对那天魅凝阴的了解有多少?”   花解语想了一想道:“里赤媚对我从无隐瞒,不过你先放开你这只淫手,这只手不停的抚弄人家,叫人家如何细想回答?”   当我暂停手上的活动,只是轻轻的抱着她赤裸的身躯,花解语再想了想便回答:“天魅凝阴最厉害的地方在于速度,那并非只是比别人快上一点那么简单,而是内藏着玄妙的至理,若换了稍次一级的高手,亦发觉不出里赤媚疾掠过来那身法暗藏着的精义。”   我立即追问:“那天魅凝阴有何精义之处?”   花解语情深的看我一眼,答道:“平常轻功在呼吸换气之际会变慢,但天魅凝阴却特别在可改变为先天之内呼吸,天字便是此先“天”之意,一段时间可不需呼吸换气故能比别人更快;魅却是指能控制体内真气自由转变,即使身在半空中仍能任意改变方向,往往超出对方估计如同鬼“魅”;凝则是能“凝”聚真气于身体一点,不论作为攻击或防守也非常有利,而且更具疗伤作用;阴则是指他的功力“阴”损非常,而别人入体的功力若属阳会被他以阴气中和化解,别人入体的功力若属阴则会被他以阴气吸收;这“天魅凝阴”四字实其精义之处,你现在知他有多强吧?”   我再追问:“难道天魅凝阴没有弱点吗?”   花解语用门牙轻咬下唇一下,似下了重大决定,再答道:“要练天魅凝阴必先达先天之境故极少人能练,但不过天魅凝阴亦有其弱点,首先是其真气凝聚关系,某些地方自然会变得薄弱,可以说是有个死穴,当年里赤媚之师便是被鬼王击中死穴而亡;但天魅凝阴能在全身快速运行移动,此死穴会随运功变换不定,而里赤媚已达大成之境,死穴更是时有时无,要找出来好比大海捞针般困难;当然若能同时快速从多处不同角度攻击他,会对他造成很大威胁,但试问谁能如此比他更快?而由于天魅凝阴是靠先天之内呼吸,全力运功时不需亦无法换气,故有一定使用时间限制,否则他便可如庞斑一般的无敌,所以他交手全是速战速决,以硬捱对方一招换取对方中招,你绝无可能捱至他气尽之时。”   在我又再三追问下,花解语又再非常无奈地,告知我一些有关天魅凝阴的运气法门及规则,当然还有疗伤心法,我知她已为我背叛了庞斑与里赤媚,不过现在我对于里赤媚的天魅凝阴包括弱点,已有基本认知,若能利用他看轻了我的心态,出其不意再以我的秘密武功突击,即使现在胜不了他,我亦有信心不会被他所杀!   花解语看我面上的表情当然知道我的想法,轻叹一声便无言了。   我紧抱身前这可以为我放弃一切,甚至连自己生命也可放弃的玉人,上下其手地加以安抚,深情地道:“大宝贝和我一齐走吧!”   花解语推开了我,坚决地道:“不!我们的缘份至此为止,若要再在一起,只能祈诸来世;你现在虽武功大进,但若要挑战庞斑,仍有一段非常遥远的路要走,唉!算我求你,立即离开这里吧!”   我默然半晌,自己确非庞斑对手,即使里赤媚亦有明显实力差距,叹道:“那你怎么办,若方夜羽知道你蓄意放走我,或曾告知我天魅凝阴的精义及弱点,他肯和你罢休吗?”   花解语幽怨答道:“唉,人家现在的功力只余下三成,已无力再打打杀杀,媚功亦大减,已很难再吸引男人,你说人家能怎么办?我日出后会随庞斑的车队北返魔师宫,到了魔师宫后,再向庞斑请辞,返回域外去,先不要说庞斑对我的爱宠,只是他过人的心胸气度,已绝不会阻拦我,没有人比他更明白我。”   我刚想起一事道:“就算我听你的话,努力逃走,但你既然这么轻易找到我,里赤媚自然亦可以,逃又有什么用?”   花解语嫣然一笑道:“你放心吧,我之所以能找到你,是因你的衣服沾了一种奇异的矿屑,只要你在十里的范围内,我便可用两枝能对那种矿物生出感应的物质,凭着独特的手法找出你来,所以你若跑得远一点,连我也找你不到。”   我柏拍额道:“原来如此,害我还担心得要命。”   我快速地清理一下自己身体,便穿上衣服,离开前当然再吻别我的红颜,双手当然亦到处抚摸一翻,才转身离开。   花解语看着我的背影,神色一点道:“柏郎!走吧,来世再见了。”   当我跃上瓦面,回头看了下方对面的韩府一眼,想起躲在陈令方后花园假石山下那所谓藏宝地洞里的柔柔,必然焦急万分,真想回去找她好好的交欢,横竖柔柔也是我的,不是吗?再想起范良极那将会是多么难看的嘴脸时,更不得不打消到韩府一闯的念头,一耸身,贴着瓦面掠去,扑往另一所大宅的屋瓦上。   在这里心中突起感应,一道寒气由后袭至,我清楚感到自己全在对方利器的笼罩里!而且对方武功应在我之上,又是在我胡思乱想时偷袭!难道我会在此便一命呜呼?
(本文最早由--www-kk44kk.com 发布:看看播播网原创文章KK44KK.COM首发)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情挑仙子”。